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一十四章哀恋(约5000字)

    江晚灵看着直觉悲凉,即便不了解内情也能听出个七七八八,面前的人毫无情义可言,多年的发妻都被他随意践踏,自己的处境恐怕也很危险。
    容临父母既然是容怀谷搞的鬼,那容临……
    本想要一个答案就追容临而去,这会子她倒萌生了别的想法。
    真正的仇人或许就在眼前,江晚灵的手有点发抖,攥紧手心,被指甲戳的生疼,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你别怕,仔细想想,容临有没有告诉过你关于荷包的秘密?”
    “荷包上是不是绣着‘无言独上西楼’?”
    “对!”容怀谷眼睛亮起来,“这句诗有什么含义吗?”
    当然有……但她能说实话吗……
    “秘密就在诗句里。”
    “那这个结呢?若是无用,你当日为何执着拿回它?”
    江晚灵有点编不下去,手慢慢往后腰挪。
    “好吧,你凑近点,我告诉你结的用处。”
    容怀谷听话的走近两步,探身附耳过来。
    “其实里面的符铃还有荷包,包括这个结,都是……”
    江晚灵手抽出枪猛的端起来,被容怀谷一把握住,腕子一软,枪脱了手,被他随便一脚踢开。
    “小姑娘,别学男人打打杀杀的,保险都没开,也难为你一路还把这东西带过来。既然你不想好好说,就别怪我不客气。”
    容怀谷掏出自己的手枪,朝着江晚灵的腿指过去。
    “慢着。”
    慢吞吞的一句“慢着”,来人好像并没有多紧张。只是听到声音江晚灵瞬间湿了眼,低下头不敢往声源处看。
    “果然是你,没想到为了这么个女人,能劳动关先生大驾。”
    “毕竟跟我也脱不了关系,不来看看,有违道义。”
    容怀谷扣住江晚灵,枪指着她的头。
    被迫面向关山月,江晚灵偷瞄一眼,关山月高昂着下巴,面如平湖,跟往日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并无分别。
    “早听说关家大公子只玩儿处女,怎么,我这侄媳妇儿是有什么过人之处?竟也能引得关先生不顾布局,现于人前。”
    关山月闻言唇角翘起,“就算是小猫小狗,养久了多少也有些情分。明人不说暗话,你藏的,倒深。”
    “再深也早被你看穿了,不是吗?我若走的慢了些,恐怕出不了A市了吧?关先生若不介意,麻烦把外衣脱了。”
    关山月伸手解着扣,将外套褪下,丢掉。
    内里只有薄薄的丝质衬衫,男人举起手,在容怀谷面前慢慢转个身。
    “关先生果然够胆识。”
    关山月刚要去捡外套,枪声炸在衣物边,男人停手,站直身。
    江晚灵后怕的很,也后悔的很,生怕身后的疯子一枪打在关山月身上。她现在脑子一团乱,根本闹不清两个人想干什么。
    “我劝关先生别乱动,你的小宠物还能少受点罪。怎么样小姑娘?你是想直接说,还是想我在你的情郎身上开个洞再说?”
    “你不就是想进陆宅仓库吗?”
    “你知道?”
    关山月慢悠悠说一句,容怀谷因为激动手上劲儿没收住,勒的江晚灵直咳嗽。
    “门口的石灯,一明一暗时,即可开门。”
    “没错!”
    “那看来你知道开门的方法,卡住的,是棋盘墙?”
    “没错……”
    “吃了不少苦头吧?你能活着出来,算你还有些本事。”
    看关山月真的知道内情,容怀谷说不出的惊喜,“这个结是棋盘墙上缺失的棋子吗?”
    “当年出卖陆语安的人是你?”
    关山月没回答,反问了容怀谷一个问题。
    “是我,我放出语安暴露的消息,容怀远一定会去救她,‘嘭’!全军覆没,哈哈哈!容怀远连灰都没剩下,如今他的儿子步了他的后尘,借你的势还能找回一条手臂,便宜他了!”
    “你为什么那么对陆家?”
    “都是陆家不好!陆语安看不上我,陆家也看不上我,偏看上容怀远!容怀远哪一点比我强!  我追求她那么久,她却嫁给我的弟弟,这般羞辱我……”
    容怀谷有些魔怔癫狂,江晚灵像小鸡仔儿一样被他控着,锁骨要被勒断一般。
    “得不到便毁掉?那你进陆家仓库又是为何?”
    “陆语安是我的,陆家的一切都该是我的,仓库里是陆老头珍藏的一切,都该属于我!”
    江晚灵听的差不多,这种人心理已经扭曲变态了,根本没道理可讲。
    “你放了她,我教你如何进仓库,你若信不过,我可以过来换她。”
    容怀谷自然不信,关山月无所谓的笑笑,“你也看到了,我并未带武器,你的人跟我的人都在山脚下,你必定也收到消息了吧,这里是你的据点,你难道还怕?”
    “好,你先过来。”
    “阿月不要!他不可信!啊好痛……”
    江晚灵被握把打了一下,忍不住呼痛,关山月眼神慌乱,人还离的老远就下意识想去扶。
    “哟,想不到关先生当真如此在乎这个朝叁暮四的小贱人,我可是听说过,她以前还跟沉家小子有过一段。”
    关山月不顾对方的冷嘲热讽,举着手慢慢往两人身边走,刚到跟前,背过身去,江晚灵被甩开。
    容怀谷刚要拿枪指向关山月后脑,没看清怎么出手的工夫,关山月手上一闪,短针刺进容怀谷皮肤的瞬间,人就往后倒,关山月顺势一脚踢飞男人手上的枪。
    “丫头!怎么样?还痛不痛?”
    “阿月……”
    江晚灵确实有点心悸害怕,伏在男人怀里哭个不停。
    “好了好了,不怕,没事了,乖。”
    男人手冰凉,这样的天,阴风阵阵的山间,只着薄衬衣,他被冻的够呛。关山月全然顾不上,手一下一下安慰着怀里的女孩子。
    江晚灵抽抽噎噎刚想说什么,关山月猛地拽她一把,将她拉置身后,同时耳边“嘭”的一声,响起枪声。
    女孩儿是懵的,懵着看到关山月掬起一把土扬起,奔到开枪人身边,手起手落,手刀将人砍晕。
    随之关山月也有些晃悠,回到她身边,带着懵然的她往外走。
    “走吧……”
    男人搂着她,身子有些压向她,江晚灵顺着关山月往外走,路过他的外套,弯腰想去捡,不想男人沿着她的背栽倒在地。
    “阿月!阿月你……”
    关山月呼吸有些急弱,胸口炸开一个血团,在衬衣上蔓延,越来越大。
    “阿月!你中枪了……”
    伤刚好在左心处……苏醒过来的穆秋桐看到倒地不起的容怀谷,第一反应就是拿起地上的枪,开保险扣扳机。
    那把被容怀谷踢开的,江晚灵从凌霄抽屉里偷带出来的枪……
    江晚灵恨不得杀了自己,眼泪糊了满脸。
    “别哭了,这么冷,一哭要冻坏脸了……快走吧,小鞠应该在路上了……沿着你来的小路往下走,应该能碰上我的人。”
    “我不能丢下你!”
    关山月闭眼笑笑,轻佻妖冶的笑。
    “别说笑了,你有什么立场说出丢下我这种话?你不过是我欲望的发泄口,恰好合胃口,勉强用着罢了……”
    说这话时关山月笑的依旧惑人,就像当初说她不是处女绝不可能上的了他的床时那般……
    江晚灵吸吸鼻子,“没关系……宠物也好,玩物也好,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我错了阿月,对不起……”
    关山月盯着女孩儿懊悔的表情,心里抽痛。
    “哎……这是你说的,说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我要是死了,你会冠上我的姓吗?”
    “你不会死的,你若死了,我就从这山上跳下去!”
    “呵……”关山月笑笑,“你一开始就这么计划的吧……我的丫头,平日胆子不大,竟敢学人殉情那一套……”
    江晚灵羞愧悲愤交加,关山月有些后悔没干脆杀了穆秋彤,看看眼前小姑娘的样子,又伸手摸上她的脸。
    “怎么办啊丫头……我可能要死了,以后再也抱不到你了。你要记得,死是生的一部分,我只是换一种方式陪着你,你要好好活着……”
    她宁可关山月自此以后对她狂傲刻薄,此时这样柔情蜜意的语气,吐出来的诀别,在生生剜她的心。
    江晚灵跑到穆秋彤身边捡起那把枪,又去把容怀谷的枪一并捡过来。关山月刚想夸她学聪明了些,就见她比划几下,指向了她自己。
    “江晚灵你做什么!”
    “小鞠来之前,你要是敢咽气,我就打死自己。”
    “你敢!……咳……”
    “你看我敢不敢!”
    还没耍完横,江晚灵眼前一黑,腿一软,临倒之前,关山月不顾伤口伸手接住她,把她护在身前。
    “关爷!”
    顺着声音无力看过去,关山月放了心,慢慢闭了眼,搂抱着女孩儿的手有些僵凉。
    丫头别怕……回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