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他说你下面紧的,根本滑不出去(微

    江晚灵坐在客厅,脑子乱哄哄的。二十几分钟过去了容临还没回来,两个人不至于打起来吧,容临身材更高大精壮,真打起来苏御肯定会吃亏。
    不放心抓起门卡往外跑,刚一开门,容临提着大包小包的满满两手东西还努力翘着右手食指,像是正要按密码,江晚灵赶紧伸手要去接,容临笑笑躲过了,去往厨房放东西。
    两个人开始收拾食材,一个洗一个切,很有默契,容临不准她动刀,她在旁边默默洗菜。
    “你在家也常做饭嘛?”江晚灵看他刀工极好,又快又均匀,昨天他说会做饭自己还不以为意。
    容临听闻也不抬头,继续手里的作业。
    “平时大多在外面吃,只不过小时候父母不常在身边,跟着我爷爷奶奶住在大院里,家里就一个保姆。做饭这些看看就都会了,偶尔也上手自己做。”
    “大院里?那你?”
    “我?”容临轻轻笑道,“我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扔到部队里呆过几年,现在跟朋友合伙开着一家小公司。”
    这下江晚灵知道他手上的茧子哪里来的了,容临平时乐观活跃好相处,言谈举止间恣意任性,自己还真没把他和严以律己的部队挂上勾。
    “你们…刚刚…都说什么了?”
    容临停下手里的刀,自己跟苏御在车里聊的事不是很想对她说。他们这样的人,看着风光,家庭关系盘根错节,彼此都有不得已。
    苏御虽顾虑颇多,但还算游刃有余。
    自己的两个叔伯,一个城府深不可测,一个面善心狠绵里藏针,自己花名在外,越草包他们才越是求之不得。
    自己若是真对什么人上了心……
    “晚灵,你今天去超市,买避孕套了吗?”
    “什么?”江晚灵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洗着菜突然就被要求上车了?弯转的有点大。
    容临随手抽了纸巾仔细的擦着手,期间一直慢慢逼近她,江晚灵觉得像他现在像个淡定的杀手,擦干净手上的血渍,好换一把趁手的武器,再对自己下手。
    “苏御刚问我,我们是不是在他家做过了,你猜我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
    “我说,当然做了,你下面水多的要把我淹了,插着插着就要滑出来。”
    “你撒谎,我们根本没有……”江晚灵气急败坏,自己虽然跟苏御不再有瓜葛,但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在离开前背叛了他,虽然亲也亲了摸也摸了,除了插入什么都做了,但是……
    “是啊,苏御竟然也说我撒谎,他说……”
    江晚灵的注意力全在苏御说了什么,容临已经顺势把她抱起放到流理台上。
    一下一下啄着她的眉眼,鼻尖,嘴角。
    “他说……”
    “他到底说什么呀!”江晚灵一脸焦急好奇,抖了两下腿,屁股还跟着颠了两下。
    容临眯起眼睛,觉得自己快忍到极限了。
    凑到她耳边,轻吻着她的耳垂,引得面前的小人一阵瑟缩,耳朵是她的敏感点。
    “他说,你下面水是很多,但咬的更紧,根本滑不出去……”
    江晚灵脸腾的一下红成了番茄,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苏御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跟别人说这种事,平时一本正经的,最多在床上说两句不符合性格的话,怎么跟容临凑到一起,幼稚成这个样子,真是太丢脸了!
    “晚灵,我在苏御面前丢脸了。”
    请你闭嘴,丢脸的人是我好不好。
    江晚灵听着他委屈巴巴的口气,翻了个白眼,无力回怼他,两个神经病、幼稚鬼。
    容临想到苏御小人得志,好像在笑自己到嘴边的肉没吃到的样子,就想一拳揍花他那张人模狗样的脸。
    自己也把苏母跟江晚灵谈话的事情透露给他,内容不得而知,不过也显而易见,还稍稍形容了下陪江晚灵离家的场景,看他吃瘪的样子心情好到爆棚。
    不过同样提醒着自己引以为戒,事情一旦到了那一步小丫头就不好回头了,她女战士般收拾东西走人的样子自己可是亲自陪同领教的,像极了男人拔那啥无情的样子……比喻好像不太恰当但就是那个味儿。
    “晚灵,我被拆穿了…为了防止下次再丢人…我想亲自试试。”
    “试什么?”江晚灵懵懵的看着他。
    容临捧着她的脸吻了下去,手迅速撩开她的上衣,摸着腰肢,手指一寸寸往上移,江晚灵紧张的扶着他的双肩。
    绵长又温柔的一吻,感觉眼前的小人儿呼吸有点急促了,容临松开她,两嘴之间拉开晶莹暧昧的银丝,容临伸舌舔去她嘴角流下的云津。
    “晚灵,你也想了吧……想不想要我,嗯?”
    江晚灵咬着下唇不搭话,容临牵着她的手摸向自己的下身。
    “你摸摸,他好想你,昨天我忍的可辛苦了,你不心疼我吗?”
    心疼,可是这种事……
    容临早把她性格摸了个七七八八,只要她不讨厌不反感,装装可怜多纠缠几下也就成了,而且那天自己把她撩成那样,憋到现在估计也不好受。
    看她不说话,容临又吻上她的唇,一下一下痴缠着,伸手抱起她,一手托着她的屁股,江晚灵迷蒙的两腿夹住他的腰,两个人就这么吻抱着往卧室走去。
    进到卧室,容临把江晚灵放上床,顺势趴在她身上,舔舐她颈子上的软肉,上下其手,揉捏着她柔软的酥胸,另一手去解她的裤子。
    “晚灵,帮我把裤子脱了,小容临要出来跟你见面了。”容临在她耳边蛊惑,慢着性子挑逗她。
    “这是咱们正式的第一次,要郑重,快,再磨叽我就憋不住了。”
    江晚灵伸手去摸他的腰带,颤抖着解开,这么多天没做自己也是想的…那就由着性子来吧,管他呢。
    除去最后一道防线,释放出男人火热的硕大。
    容临忍不住深呼一口气,想整个直接插进去,又怕伤着小姑娘,毕竟她下面的小缝看起来那么细小。
    舌头在她嘴巴里痴缠,中指在她的小洞口打圈,拇指按揉上花蒂,江晚灵花径里的水已经汩汩开始往外冒了。容临握着自己的小兄弟在花缝来回滑动,紫红色的蘑菇头被她的水整个涂的晶晶亮。
    “晚灵,我要肏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