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别离

    回家的路上,江晚灵无意识的看着窗外,脑子一直是刚刚那一幕,苏御温柔的笑,徐诗梦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眼泪不由自主的一直往下流。
    直到小林打开车门,她如行尸走肉般下车。
    小林跟在她身后,将她送到楼层,站在电梯间确认她安全进门后才离去。
    江晚灵觉得喉口一直堵着,心好像缺了一块,想起苏御的笑容就一阵阵心悸,想到苏母的话又开始嘲笑自己。
    是啊…自己怎么配站到苏御身边呢。
    真是可笑。
    自己还问苏御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原来自己才是外面那个人。
    怪不得,怪不得苏御让自己回家多呆几天,怪不得他没时间接电话,怪不得他说在忙,在忙什么,忙着跟徐诗梦……
    江晚灵蜷坐在沙发上,边哭边想,苏御今天不是回来了吗,自己要等他回家,回家跟自己说清楚。
    说,他跟徐诗梦不是那种关系,说他没有不想要自己。
    不对,现在就给苏御打电话。
    “嘟……嘟……”
    “喂?”温柔女声。
    “………………”江晚灵到嘴边的苏御二字硬生生被自己嚼碎了咽回去,噎的眼眶生疼。
    “喂?你好,请问有事找苏御吗?他在休息,有事我可以转达。”电话那头的声音压的很低,仿佛怕吵醒身边的人。
    江晚灵电话掉到了沙发上,觉得自己狼狈的像被正室踩住了尾巴的小妾。
    徐诗梦盯着屏幕上的“晚晚”二字,挂断,面无表情。
    江晚灵起身走到苏御的酒柜前,上面几排是苏御的收藏,平时是轻易不会动的,她随手从上面拿了一支,打开就开始喝。
    回想起这几年,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如今落到今日这般怪谁呢?怪自己。为什么从来不去问呢,为什么那么听话,苏御真的爱过自己吗?
    不重要了……
    苏母的话算是点醒梦中人,她终于知道自己的症结所在,或许一开始,在这段关系里她就是不自信的。
    什么时候睡着的江晚灵不知道,狂躁的敲门声穿插着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意识到是有人在门外。
    痴痴傻傻的看着面前的状况,自己昨晚是坐在地上趴矮机上睡着的。敲门声越来越重,缓解了下麻木的四肢,爬起来打开门。
    “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容临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随即他就被眼前的小人儿吓了一跳。
    皱巴巴的衣服,乱糟糟的头发,惨白的小脸上,嘴角和下巴还挂着红酒渍,这才过了两天,怎么憔悴成这个鬼样子了。
    “你怎么来了?”一张嘴嘶哑的声音把江晚灵自己也吓了一跳。
    “阿念给我打电话说你今天没过去,打电话也不接,还说你昨天状态很不好,我不放心,过来看看,晚灵你这是……怎么了?”
    两人走进屋,江晚灵觉得自己喉头冒火,眼皮有千斤重。
    “你随便坐,我收拾下东西。”
    容临看着她,拖出了两个大行李箱,娇小的身子,像霜打的茄子,也不再问。
    江晚灵默默打开柜门,看着衣柜里的衣服,基本都是苏御买的,心想要不要硬气的什么都不带走。这个想法只在脑中停留了叁秒,她就开始拿着衣服往行李箱里丢。
    为什么不带走,留给谁看呢,不带走也是被丢掉,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她好像一夜之间看开了,自己跟苏御不清不楚的这叁年,他待自己也不薄,好聚好散,全当是一场梦,大家都下的来台,临了了不至于太难看。
    容临看着她收拾东西,心里就有数了,看来这不等自己撬,墙角就歪了。
    江晚灵的衣服塞了满满两只大箱子再也装不下别的,鞋子直接找了个大号收纳袋开始从架子上往里划拉,看看包架挑了一只大号Neverfull开始往里塞零碎的必需品和证件。然后开始找苏御买给她的贵重首饰、公寓钥匙门卡,和苏御给的副卡一起取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期间容临一直跟着离她几步远,也不帮忙也不说话,就看着她。
    江晚灵围着公寓扫视了一圈,看着容临:“你开车了吗?麻烦你送我一段。”
    容临伸手去提她的东西,两个人往外走,江晚灵没再回头看一眼。
    容临今天走的急,随便抓了把车钥匙,是辆梅德赛斯,塞箱子塞了半天,容临很庆幸塞进去了,丝毫不心疼被压坏的软皮座椅。
    “麻烦你送我去附近的酒店就好。”江晚灵安静的扣好安全带,看着窗外。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什么,你什么都没问,就是给我留的最大的脸面了。”
    容临怏然无奈,把刚想问的话咽了回去。
    “要不你住我家去?我附近也有套公寓没人住的,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我不放心。”
    “不用,谢谢你。”
    “你要是还介意那天的事,我保证我什么都不会做,不然我就剁屌!”
    江晚灵勉强牵动了下嘴角露出个说不上在笑的笑脸。
    “要不然这样,我陪你去阿念那里?他就是个苦行僧,你可以放心的。”
    “我不去莱茵别馆!”江晚灵说的又急又大声,容临一下子抓住了什么。
    “……我住两天酒店就好,过两天我就离开了。”
    容临一下子着了急。
    “你要去哪啊?回老家吗?晚灵,没什么事过不去的,不就是个男人吗?我也是男人啊,你大不了换一个。”
    江晚灵手肘搭在窗沿撑着脸,不说话。
    “你这个样子回老家,怎么跟你爸妈说,被甩了?”
    容临的这句话一出口,江晚灵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想到自己的父母,心里堵的更难受了,这种时候自己的确只想回去龟缩进妈妈的怀里,父母肯定是能理解自己的,但是她看不见的背后,父母还不知道要如何心焦心疼。何况自己一事无成,回到家工作还得靠父母,二十五岁的人了,只会让家人操心,越想自己越觉得没用。
    不怨苏家看不上自己,自己又拿什么跟人家徐大小姐比,走到这一步,虽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容临看她这副样子,直接往自己市区的公寓开,到了地方,车门一开,把她拉下车。
    “你就在我这住,就算要回老家,也要先把行李寄回家吧?你既然带出来了,总不是要拿出来丢吧?不过依我看,都是些衣服鞋子,丢了就丢了,我再给你买。”
    “我不用你给我买……”
    “是是是,不用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现在这个状态,我真不放心你一个人,你先跟我上去,放下东西休息一会,你这个嗓子哑的,先上去喝口水总行吧。”
    江晚灵想了想点了点头,容临终于露了笑脸,取了她的行李拖着,还不时松开箱子圈她一把。
    яǒцsんцωц⑧.cǒм(roushuwu8.com)
    为什么!为什么收藏比昨天还少了一个!
    哪位小可爱!你来都来了为森么还要走!
    你快肥来!
    啊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