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úsんúщú㈧.c◌м 第十叁章江小姐确实单纯

    江晚灵跟着沉念慈往一楼走,边下楼边在心里骂自己。
    自己来到老板的家里,正事一点都没干,还拖着不让人家干正事,陪着自己在工作室呆了一个多小时,要不是沉先生涵养好,自己可能被撵出去了吧,现在还要留在人家家里蹭饭……
    “沉先生,实在抱歉,我太失礼了,不该在你工作室呆那么久。”
    “无妨,很少有人对我的工作细节感兴趣。”
    沉念慈帮她拉开座椅,自己坐到她对面,张妈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江晚灵。
    “江小姐吧,少爷昨天就说有一位江小姐今后要跟我们一起相处了,我是这里的保姆,我姓张,以后生活上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找我。”
    江晚灵直接站起身鞠了一躬。
    “谢谢张妈,以后要您多多关照了。”
    “江小姐真是太客气了,今天的菜都是我做的,要是有什么不合胃口一定要告知我。”说着就欠身退了下去。
    面前是数道江南小菜,量不大,看起来很精致,种类繁多,江晚灵觉得跟老板坐在一起吃饭很不好意思,此时起身离开也更不合适。
    “不喜欢吗?”沉念慈看她迟迟不动筷,以为她吃不惯。
    “没有没有,只是觉得,我不应该坐在这里。”
    “我说过,我们是朋友,你来跟容临来没有区别,不要再这么客气了,张妈知道你要来准备了一上午,可别辜负她。”
    提到容临,江晚灵表情不自然了一下,没逃过沉念慈的眼,她慌忙埋头开始吃饭,沉念慈也不深究。
    “沉先生,起司他们的饮食呢?我都忘了要跟你了解。”
    “他们的饮食你不用在意,张妈做惯了的。”
    “那吃完午饭,我跟起司熟悉一下。”沉念慈笑着点头。
    饭后江晚灵来到起司他们的房间,两只猫咪躲的高高的警惕的看着她,起司很高兴的爬起来蹭她,抬起前爪扑她,江晚灵九十多斤一下子站不稳,坐倒在地,起司更高兴了,凑到她身边舔她的脸和手。
    “起司你也太热情了吧,你这种热情宝宝,出门可要牵好,不能被拐跑。”
    沉念慈在二楼走廊听到江晚灵跟起司笑闹,嘴角不经意也凝起一抹笑。
    自己还不也是个热情宝宝,跟起司倒是合得来,小林可以解放了。
    想着就往书房走。
    江晚灵跟起司玩了好一会儿,觉得感情培养的差不多,自己应该可以带起司出门在附近转转了。
    “起司,我们出去玩好不好,不过我们第一次一起出门,还不可以玩球球哦。”
    江晚灵拿起起司的牵引绳,起司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开心的一直围着她打转。
    “走吧,我们先去和你的主人打个招呼。”
    起司直接就往沉念慈的书房跑去,坐在门口,叫了一声,似在催促江晚灵快些过来,也好像在跟她讲主人现在在这个房间。
    江晚灵轻敲门,房门从里面打开。
    沉念慈带着无框的金架眼镜,斯文沉稳。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她手里的牵引绳。
    “想带起司出门?第一天先在花园和附近转转,不要走太远。”
    “好的!我们丢不了。”
    “起司丢不了,他认识路,就算你迷路了他也能带你回来。”
    江晚灵表情瞬间变了,这是她认识的沉先生吗?真是噎死人。
    沉念慈低头浅笑,“逗你的,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一人一狗出了门。
    莱茵别馆环境极好,植被茂盛,入了秋,还能闻到阵阵桂香,有几颗树上结着小果子,江晚灵不太认识。
    起司很通人性,极照顾江晚灵的步伐,江晚灵牵着他走到人工湖畔,沿着湖边的青石板路散步。
    突然起司猛地一个起步,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狂奔过去猛追,拽的江晚灵一个趔趄,牵引绳脱了手,江晚灵边喊边追。
    起司速度极快,转个小弯很快就不见了踪影,江晚灵缺乏锻炼,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靠住路边一颗树扶着膝盖拼命顺气。心里牵挂着起司,直起身想继续找,眼前的一幕让她愣怔在原地。
    苏御……
    苏御一身休闲西装,身姿挺拔,是他日常喜欢的款式,但这一套不曾在公寓中的衣帽间出现过。旁边还有一位气质相貌俱佳的温婉美人,挽着一个美妇人说着什么,从一独栋别墅一起往花园门外走。
    那个女人……怎么这么面熟……
    啊……想起来了,是她大学时风靡全校的女神,一位艺术系的老师,据说是什么企业的大小姐。江晚灵曾在校庆晚会上看过她的表演,小提琴拉的极好,站在聚光灯下,像只高雅的天鹅。
    苏御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帮她打开车门看她上车,然后自己绕到驾驶位,像平时对待自己那样……
    美妇人笑意盎然的看着他们离去……
    江晚灵想抬起腿去追,可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步都迈不动。
    美妇人转身走进自家花园,瞥见了她,看她满脸是泪盯着车离去的方向,随即探究的看着她。
    一个恍然,似是想起什么,美妇人走到了她身边。
    “这位小姐,可是姓江?”
    江晚灵愣怔怔的看着与她搭话的美妇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是苏御的母亲,江小姐有时间谈一谈吗?”
    等江晚灵开始正常呼吸的时候,两人已经坐在公共区域的长椅上了,美妇人也不管她,等她平复心绪。
    “江小姐,哪里高就。”美妇人淡淡开口。
    “你好伯母,我暂时还没什么正式工作。”
    美妇人听到称呼,看了她一眼。江晚灵没工作这件事她是清楚的,苏御父亲的人早把江晚灵的背景查了个底朝天。
    “也就是说,这几年,都是我儿子在养你。”这话是肯定句,没有丝毫疑问。
    江晚灵一脸窘迫,皱着眉,无力反驳。
    “我原以为江小姐手腕厉害,想靠着什么上不得台面的招数爬进我苏家的门,今日一见,倒是不然。”
    美妇人开始正视她。
    “江小姐确实单纯可爱,但也仅此而已。我们苏家,虽无需门当户对来保全名利,但以苏小姐这样的层次,实在也站不到苏御身边去。”
    江晚灵头越来越低,泪如雨下,使劲攥着自己的手咬着嘴唇忍住哭声。苏御母亲字字珠玑,敲打着她。
    “我不清楚你是如何进到这里来的,刚刚你也看到了,苏御和诗梦刚从欧洲回来,是去定制了婚纱,我们苏家,好事将近。今日与你是初次相见,想来他日也没什么机会再见了,你要是懂事,以后便不要再来了。”
    说着起身,步履款款的朝自家别墅走去。
    苏御母亲以为自己是知道了什么打听到苏家位置追来的吧……
    直到大门关上,江晚灵才捂着脸哭出了声。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手机响个不停也听不到,直到一方手帕递到自己面前,江晚灵抬头一看,是小林。林管家素养极好,什么都不问,静静等她哭声变弱。
    “江小姐,起司自己跑回去了,打电话给您也没接,少爷不放心让我出来找您,请回吧。”
    江晚灵点点头,跟着林管家上了车。
    回到沉家,沉念慈看她眼睛肿肿,脸上的妆几乎都哭没了,额前也有凌乱的碎发,心生不忍,看她不准备解释什么,也不便问。
    “江小姐,去楼上休息一下吧。”
    “不了,沉先生,实在抱歉,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也好,让小林送你回去吧。”
    江晚灵没推辞,道了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