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我一直都喜欢你

    等事情基本谈妥,从咖啡馆出来,已临近傍晚,容临提出叁人一起吃个晚饭。
    沉念慈早在他不时的挤眉弄眼中看出他想跟江晚灵独处的心思,随即推脱自己还有约。临别时,江晚灵叫住了他。
    “沉先生,我明天过去您那边好吗,有什么事要交待我吗?”
    “人到就好,如果说有什么事要交待的话,以后跟我讲话不必用您,我们是朋友。”
    江晚灵不好意思的笑笑,礼貌道别,上了容临的车。
    帮她关好车门,容临绕到驾驶位经过沉念慈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谢啦兄弟。”
    沉念慈笑笑不说话,目送他们离开,轻摇了摇头感叹自己的发小只会给自己找麻烦,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
    两人一时无话,但不难看出容临心情很好,浅色墨镜下的眼睛带着灿灿的光,嘴角翘着哼着歌。
    “花容,真的非常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这么快就找到工作。”江晚灵真心实意的道谢。
    容临看了她一眼,转回头。
    此时已是下班高峰期,主干道上有点堵,不过身旁的车都很规矩的离他这辆线条炫目的跑车尽可能的远,一个堵停,容临转过身,逼近她。
    “你要说几遍感谢啊,真要感谢我,不如以身相许吧?”
    江晚灵不自觉的身体往后靠,手抵住他,“你……开什么玩笑。”
    车后传来喇叭的催促声,容临不悦的朝后视镜看了一眼,继续开车。
    “知道你有主,倒是你那个男朋友怎么舍得放你出来了?”
    “我是瞒着他出来找工作的。”
    江晚灵低头玩着手指,葱白的手不是特别修长,手掌小巧手指纤细,指尖圆润,保养得当,关节处纹路极浅。涂着偏光细闪的人鱼色甲油,黄昏的余晖打在指甲上,她变换着角度观察细闪折射的鎏光。
    “吵架了?”容临睨着眼看她的表情。
    “也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江晚灵转头看向窗外,又想起今天一天都没有收到苏御任何消息,心里酸酸的。
    容临不在发问,劝自己沉住气。墙角是考虑要撬的,只是这丫头虽然傻不拉几的,但是性子倔强,还是不要逼紧了。
    “我知道一家私房菜特别好吃,我们去吃。”
    “好~今天务必让我请你。”江晚灵看着他,又是那个感激的眼神。
    容临笑开了,第一次有女人说要请他吃饭。
    “留着下次吧,我更想吃你用薪酬款请的。”
    到了地方江晚灵才发现,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私房菜馆,那是一座有年代感古韵老宅,门口的石狮子怒目圆瞪。这样的石狮子在自己的家乡很常见,S市是一座现代化都市,到处充斥着科技感和西方韵味,这样的老宅她在市区不常见到。
    停好车就有服务人员引着往园子里进,容临熟门熟路,似是常客,江晚灵四处打量着。
    走在门廊下,入目雕梁画栋,中间园子里,竹木丛萃,叁两水榭,极为雅致。
    来到他们订的包房,江晚灵看了一眼门牌,【叁生万物】。
    两人临窗而坐,透过大大的木窗,偏头就能望到院内的景色。茶艺师摆弄着器具,容临摆停:“不用这些,直接上壶茶就好。”茶艺师微一鞠躬又退了出去。
    此时他只想着面前还在四处打量的小姑娘,可没时间看这些面子活弯弯套。
    江晚灵知道这种地方一壶茶、一迭干果也贵的吓人。苏御带她出入的高档地方不少,好吃是好吃,只不过她更喜欢两个人在家吃。那样的地方自己总计较着坐姿会不会不雅,吃相会不会显现粗鲁,菜上的慢,量也小,一顿饭下来不自在的很。
    菜有条不紊的上,速度不算慢倒是让江晚灵惊讶了一下。
    “这里一晚上就接两桌,菜单是后厨拟定的。随厨师心情和季节调整,每天都不太一样,改天我们再来,你再尝尝别的。”容临一边帮她夹菜,一边解释。
    “你也吃,不用管我。”江晚灵低头吃了一口,眼睛睁大,又满足的眯起眼,“好好吃!”
    “是吧!早就想带你来了。”心里话不自觉说出口,容临面色有点不自然。
    “嗯?我们才第一次见。”
    是啊…是第一次见,真后悔没早点见到你,我已经想了你两年了啊……
    江晚灵小嘴巴不停,今天一天忙着赶回来就没好好吃过饭,容临看着她一脸满足的样子,心都要化了,伸手把剥好蟹肉蟹膏的盘子递给她。江晚灵受宠若惊,连婉拒都忘了,主要容临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会伺候人的主,默默吃了一口蟹膏。
    “蘸点蟹醋,蟹子凉。”
    江晚灵听话的去蘸蟹醋,脸色微红,心里有点异样感。
    一顿饭下来,容临几乎没怎么吃,光顾着帮她夹菜,看她吃。
    结账时侍者拿过长长的餐单,容临看都没看直接签了字,江晚灵瞥了一眼,哦吼,茶水叁千八,立马生出了把剩下的菜打包回去的冲动。两个人十几个菜,容临几乎没动筷,她一个人又吃不了多少。
    从餐厅出来已经是晚上7点多,坐在容临的车上,江晚灵像只没骨头的小猫,窝在座椅上摸着肚皮一脸餍足。容临正心情大好,江晚灵手机响起,他斜了一眼屏幕,“我家苏御”。
    苏…御……有点熟,原来苏西楼……是这个苏……
    “喂,苏御。”江晚灵迅速接起。
    “晚灵,在做什么。”
    是个低沉好听的年轻男声。
    “没做什么,跟朋友吃了晚饭,正要回家呢。”江晚灵握着手机,脸上带着笑,眼睛里自然流露的缠绵爱意刺的容临一阵憋闷。
    “嗯,乖,多跟朋友聚聚,多玩几天,回来时我去接你。”
    江晚灵的笑僵在脸上,她差点忘了,自己没告诉苏御已经回S市了,自然这几天他怎么没回家的话也问不出口了。
    “好,那你别光顾着忙工作,好好吃饭。”
    手机那头的人轻笑一声,“嗯,我知道。”
    电话挂断,宠溺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破绽,如果不是她提前回来了的话……
    也许他回父母家住了也说不定,或者工作忙加班晚干脆在公司休息了呢,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江晚灵在心里劝自己,没注意旁边冷了脸的容临。
    一路沉默,江晚灵是有心事,容临是看她这个样子就不想张嘴了,说什么都是自讨没趣。
    等到了花半里,江晚灵还没来及道谢,容临直接下车绕过去帮她开车门。她刚要下车,容临伏低身子一只手摁在她耳边把她圈在座位上,江晚灵一下子就懵住了。
    容临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江晚灵死死靠在座位上抬起眼帘。
    他目光如炬,里面倒影着一个小小的她。由于个子高大,容临一条腿还在车外,此时跟她同时蜷在这个小空间里,两个人挨得特别近,看她下意识的抗拒警惕,他更烦躁了,伸手将她拽下车,紧紧的环住了她。
    江晚灵从头到脚都是懵的,容临紧紧抱着她,脸埋在她的颈窝,他将近一米九,江晚灵只有一米六多,一个重量支撑不住背倚在了他的车上,容临丝毫不愿松手,保持着姿势随即上前一步,头埋的更深了。闻着她发间的馨香,感受着怀里的温度,下身不自觉的又硬了。
    “晚灵…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晚灵…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一直都喜欢你……”
    江晚灵慌忙的伸手去推他,面前的人纹丝不动。
    “花容…”
    “我叫容临!”
    “容…临……你先放开我……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容临恋恋不舍的送了手,低头看着她白皙的小脸上一抹绯红,控制不住就想亲下去。
    江晚灵就算再傻也明白眼前是什么状况了,唯有开溜才是上策,但是看着容临到她腰际的长腿,深觉大概是跑不过他的。自己现在就是虎爪下的羊,迷迷糊糊想着对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要不你上去坐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