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úsんúщú㈧.c◌м 第七章归心似箭

    在家呆了叁天,江晚灵就呆不住了,这叁天苏御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白天跟妈妈逛逛街,买买东西,看看电视,也没觉得怎样,晚上自己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没忍住给苏御打了个电话,对方没接,只回了个信息。
    【在忙,早点睡。】
    10点多了还在忙…忙到不能接电话?……
    【小楼,睡了没?】
    是“玉貌花容”。
    【还没呢。】信息刚回过去,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楼,你这要求虽奇葩,但我还真给你找了个差不多的工作。”
    江晚灵瞪圆了眼睛,“什么工作吖?”
    “我有一哥们,养了只金毛,还有两只猫,想托人照顾,就是遛金毛累点儿。”
    江晚灵想了想,这虽然是走出门了,可是没什么技术含量,对自己来说也积攒不了什么有用的经验,更像是消遣。
    “嗯…我考虑考虑!”
    “得,你想好了给我回话,薪资好说,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争取,我这哥们是自己人。”
    这话听着,这个工作好像是“玉貌花容”强买强卖来的…他为自己的事这么上心,江晚灵感动的不行。
    “好,谢谢你花容。”
    “咱俩谁跟谁,你好好考虑吧,不喜欢我再帮你留意别的,你早点睡吧。”
    挂了电话,想了想又给苏御打过去,还是挂断,一声短信提示。
    【晚安。】
    江晚灵一拉被子烦躁的蒙住头,明天就订票,回S市!
    一晚上没怎么睡好,第二天爬起来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江妈妈埋怨她,回来不知道吭声,走的也这么匆匆忙忙,也不知道提前跟她爸说一声,走前连个照面都没和父亲打上。
    江晚灵心里乱糟糟的,只面儿上哄着,扯着小谎,公司叫的急,自己也是昨晚收到消息。
    江妈妈送她到车站,进站时,看着妈妈蓄满眼泪,江晚灵没忍住也哭了。从小父母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的宠着,每次离家,江母都感觉剜心一样。
    到了S市,江晚灵没通知苏御,自己打车回了公寓。
    一进门,看着家里跟走时别无二致。自己赌气翻乱的衣柜,没合上盖子的粉底液,没拉平的床铺…
    苏御从那天起就没回来过……
    她觉得心揪揪的难受,扔下行李一头摔到床上。
    越想越气,越气越纠结,一把抓过手机。
    【花容,你方便把你朋友的号码给我嘛,我想去试试,需要面试吗?】
    “小楼,你想好了?我把他微信推给你,再把他电话号码发你。”“玉貌花容”又是一个语音直接打过来。
    “好,我刚回S市,我先跟你朋友联系看看。”
    “嗯,有什么事跟我说,我这个哥们虽然性子冷淡,但挺好相处的。”
    江晚灵听了一笑:“没关系,反正我主要是跟他的宠物相处。”
    “哈哈哈,也是,晚上再聊,我这会儿在外面呢。”
    “好,拜拜,谢谢你花容。”
    “得了吧,先挂啦。”
    挂了电话的“玉貌花容”往旁边瞄了一眼,他嘴中的“哥们”正专心致志的给手中人偶头部雕刻五官。
    “就这样把我的‘起司’卖了?”拿着刻刀的手一刻没停,还在细致的勾勾勒勒。
    “得了吧,‘起司’那腿脚你跟的上几回,更不要说‘奶酪’和‘芝士’,让你惯得臭毛病一堆。我这是自费拯救你于危难之中,别得了便宜卖乖啊  。”说着掏出火机点了一支烟。
    男人从小就深知自己这个发小胡搅蛮缠的功力,眼皮抬也不抬,专注于手上的描刻。
    “靠谱就罢了,不靠谱你的面子也不给。”
    “放心吧,我虽然没见过真人,相处了这么久,早知根知底了,我看人的眼光你还信不过?”
    放下手里的刻刀,男人抬起头,眉清目秀,嘴角噙笑。
    “听你这么说,我反而更怕了。说实话吧,到底为什么把人安排到我这儿,你要想给她找个什么工作很简单吧。”
    吐了口烟,“玉貌花容”白了对方一眼。
    “你啊,没事就磨叽这些娃娃和雕塑,我这是给你添点儿人情味儿,来一根吗?”说着递过来一支烟。
    男人听后不置可否,摘下指套,简单净了手,伸手接过烟,只放在鼻端闻了一下,也不点燃。手机震动,显示一条新信息和微信好友添加。
    【先生您好,请问是您家有宠物要照料吗?我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我叫江晚灵。】
    “江,晚,灵。”
    “嗯?谁是江晚灵?”
    男人诧异的抬起头,问道:“人不就是你介绍来的吗?”
    “玉貌花容”把烟掐灭。
    “她叫江晚灵?我还以为她姓苏。”
    “……我更后悔了,根本不该答应你。”
    “别别别,我们只是没互相问过姓名罢了,平时都是游戏名相称。”
    “哦?她不知道你是容临?”
    容叁少的名号在S市还是很响的,当然也不全是赞扬罢了。
    “不知道,大家就是在一起玩玩游戏,也没过问过什么私事。”
    打开微信通过好友。
    【你好,沉念慈。】随手报上姓名,对方回的很快。
    【沉先生你好,我是江晚灵。请问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直接过来面谈,地址是费南路17号。】
    费南路…就在附近嘛,不错不错,地铁和单车都可以,江晚灵面上一喜。
    【沉先生,我住在花半里,现在随时可以过去。】
    沉念慈看了眼屏幕,挑起眉问身边的人。
    “要一起见一见吗?她在花半里,可以请她现在过来。”
    容临低着头,舌尖戳着腮出神,从侧面看,脸颊鼓鼓一个包。
    “怎么?你又不是没见过网友,怕见光死?”沉念慈看着他,揶揄了一句。
    “呸,她跟那些俗物不一样,近乡情更怯罢了。”
    “……这词,是这么用吗?……”
    容临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跑车钥匙,“走吧,约明清街那家咖啡馆吧。”
    修改一下,今天应该还有一章。总感觉自己表达方式有点啰嗦,我会改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