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第一次就是要射在你里面(H)

    那天第一次进到苏御的公寓,他甚至只来得及脱下西装外套和马甲,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摁在了床上,没有什么想象中的承诺,苏御压在江晚灵身上,抚着她的脸,淡淡的问了一句。
    “可以吗。”
    询问好似是象征性的走下过场,不等身下的人思考回答,他就撩起她的裙子,褪下内裤,放出自己的硕大顶上她的娇柔。
    江晚灵对这种事是有阴影的,她有过一个男朋友,玩游戏认识的,同一个工会的,异地恋,大一偷偷见了面。
    当时正是情到浓时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经验,男生反复的调节动作,在她下身顶来顶去,不是顶到尿道口,就是太往下了,她除了觉得痛就是痛。
    男生再一次低头确认时,看到浓郁的鲜血在床单上绽开,两个人都吓坏了。他以为自己进去了,其实是用力过猛位置不对,会阴撕裂了…
    从那以后两个人见面江晚灵再也不同意为爱鼓掌了。
    分手时也没有什么歇斯底里。男生毕业更早两年,家里已经为他安排好了出路,连分手都是在网络上说的。之后就没有谈过,更不要提性生活。
    她不知道和苏御这样意味着什么,是一夜情还是炮友,毕竟苏御看起来不像缺女人的样子,也从没明确表示过追求她。
    看着身下的小女孩不像要拒绝的样子,苏御有点懊悔刚刚的性急,他不愿意自己的情绪展露在外,刚刚的行为隐隐透露出自己的心意,他感觉很不好。
    苏御的手有点微凉,摸过江晚灵的寸寸皮肤,她却觉得一阵阵火辣。大手顺着腰肢,弹奏般攀上了她胸前的酥软,苏御熟稔的捏着最前方的小肉粒,只是抚摸几下江晚灵就感觉溃不成军,花穴里蜜液流个不停,打湿了男人另一只爱抚她花蒂的手。
    成熟男人和尚在校园的毛头小子给她的感觉是天壤之别的,她从来不知道抚摸给的快感可以如此强烈。
    江晚灵紧闭双眼,抑制不住的呻吟轻哼出来。她觉得自己有点浪荡,刚刚本想维持一点矜持,推开身上的男人,装模作样的说一句:“不可以这样。”几秒后就瘫软在苏御的手上功夫下。
    终于发现,从初见苏御自己就是被动的,一直都是他牵着她的脖子走,她就像他的一只小宠物,有个隐形项圈套在她的脖子上,项圈锁链的另一头一直掌握在苏御手中。
    但是好像也没什么不愿意,甚至有点甘之如饴。
    等到苏御进入了大半个龟头的时候,她开始反应过来,苏御这是来真的。没开拓过的甬道,紧致又滑腻,苏御过于的粗大把入口撑成一个圆圆的洞。
    江晚灵吓的抬起上半身,刚要张嘴,苏御仿佛看透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伏下身吻住了她,将话堵了回去,这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亲吻。
    腰臀微微用力,茎身又进去了一点,顶到一点阻碍,江晚灵一声痛哼,手开始下意识的乱抓,摸到苏御的劲腰,求救般握紧,苏御目光灼灼,随身下的小人儿的手放肆游走。阴茎微微褪出,又狠狠的尽根没入,微呼出一口气。
    忍了这么多天终于肏到了,果然跟想象中的一样绵软好肏。
    江晚灵痛的紧皱着眉,苏御安慰的爱抚她周身,轻轻抽出一截,茎身上血水淡淡,滴在床单上落成点点花瓣。
    穴内水不断地流,很快的缓解了痛楚。苏御开始试着掌握节奏抽插,酥麻从江晚灵尾椎骨一路往上蹿,呻吟不断从小口中溢出。
    他专注的攻城掠地,她从身到心都土崩瓦解。
    苏御是有过几个女人的,他本想着第一次慢慢品尝身下的小东西,怕吓到她。可一碰到她,多年来困在心里的巨兽仿佛控制不住的要挣脱出牢笼,恨不得把她拆解腹中,一寸寸的吃下去。
    沉吸一口气,本想压一压心中的急迫,可这一吸,面前小姑娘的肉香从鼻腔一路钻到腹腔,苏御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开大合肏干起来。
    江晚灵已经完全不知道身在何处了,淫水流个不停,下身只一开始进入有点涨痛,现在已经除了舒爽,姓甚名谁的全都不知道了。
    苏御阴茎长而硬,前端弯曲如一道弯月,每一下都勾在她的敏感点上,没插几下她就高潮了,脑袋一片空白,终于明白书里写的小死一回是什么感觉。
    穴里的水流的更汹涌了,床单湿了大片,身上的男人享受着肉穴的痉挛收缩,江晚灵还在高潮余韵中,就被男人翻了个身,继续压在身下。
    苏御拉高她的屁股,对着被肏干的还没来得及闭合啾啾流水的小洞复又插进去继续抽插,江晚灵耐不住的娇哼一声。
    “苏御…我不行了……你出去吧……”
    苏御听闻真就退出身来,江晚灵刚想喘口气,身后的男人舔上她的耳廓,含住她的耳垂,棒身整个还贴在外阴处滑动摩挲,惹的花穴一阵颤抖。
    “晚灵,你吃饱了,我可还没射呢。”
    苏御贴着她的耳朵轻声吐出这句色气的话,淡淡的气音,轻吻了下她的脸颊,又把她翻过来。
    “累了就躺着看我上你。”
    江晚灵觉得之前跟她相处的和现在在她面前的绝对不是同一个人,要不然就是苏御中邪了,这根本不像平时克制有礼的苏御会讲出的话。
    她现在哪有闲心看他是如何摆弄她的,苏御每一次抽插,都又凶又猛,粗大的阴茎铲平了甬道里每一条沟壑,磨过她每一个敏感点,惹的她忍不住一下下颤抖,随着茎器抽出带出一小节粉糯的嫩肉,又随着插入带进洞去。
    她现在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偏偏花径里的舒爽让她抑制不住的轻哼。
    苏御看她气息已经有点急促微弱了,有心放她一马,加快抽插速度,江晚灵已经被顶弄的不分东西南北了,苏御一把拉起她跪坐在自己身上。
    “晚灵,睁开眼,看我是如何射给你的。”
    随即按低她的脑袋,阴茎凶狠的插到最深处,子宫的瓣膜被狠狠的撞开,撞的怀里的小人儿止不住的瑟缩,眼一翻,无意识的抽搐高潮,苏御同时一声闷哼,汩汩浓精凶狠的射出,冲刷着江晚灵的子宫内壁。
    苏御抱着怀里几欲昏死过去的江晚灵,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按揉着她脑后的头发,小心珍视的吻她的额头,眉眼,江晚灵在这几个吻里莫名感受到了柔情。
    “晚灵,搬到我这边来吧。”苏御一边吻她,如是说道。
    这算是什么呢,江晚灵没问出口,这场性爱耗尽了她的体力,甚至连质问他为什么要射在里面的语气都软绵绵的没什么威慑力。
    “第一次,就是想射到你里面。”苏御说这话时没有丝毫的愧疚感。
    但当他把她清理干净,买来避孕药喂她吃下,副作用使她头痛整晚,他蹙着眉,拥着她。
    “抱歉,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吃这种东西了。”
    江晚灵神色恹恹,“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
    苏御轻勾了下嘴角,吻上了她,瞬间什么怨念都烟消云散了。
    她是喜欢苏御的,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也许就在第一眼。
    Emmm...我脸皮厚的来求珠珠了~有喜欢的小伙伴求把珠珠投给我~鞠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