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6页

    说完,脸上的热气跟蒸笼似的,直往外冒。
    许封延注视着她。
    看她黑润的眼眸,因为羞涩,氤氲起一层蒙蒙雾气般的水色。
    浓密乌发随仰着的头,往后倾泻,显露出修长雪白的脖颈。
    看起来是如此的柔弱美丽,激发人心底最深最难耐的欲念。
    许封延艰涩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时渺勾着他的小指晃了晃,声音娇甜,“我其实没有羞涩到不愿接受,你不用一味的迁就我。”
    她觉得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早就订婚,相互喜欢的两个人,其实更进一步,顺理成章。
    而且前天在酒店,他明明反应很大,却害怕吓着她,选择了忍耐,刚才热搜照片的事,他也是担心她脸皮薄,提出可以撤掉。
    可往后的相处,总不能一直这样,她缩在角落里,他也止步在一定距离之外。
    许封延握住她勾缠的手,扯着她往怀里一扣,进到房间,关上门,低头就吻下去。
    比之前任何一次亲吻都要更急更深。
    手掌炙热,按在纤细的后腰,几乎要将她按进身体里。
    最后还是嫌不够,一把抱起她,吮吻间撬开她的唇,呼吸渐乱,动作格外粗野。
    直到躺倒,他才撑在上方,指腹蹭着她格外红艳的唇,“确定?不怕后悔?”
    时渺像是被亲到缺氧般,反应慢半拍。
    呼吸乱着,心也还在砰砰直跳着,感觉整个耳膜都在震响,根本没听清刚才说了什么,过了好几秒,她才发出茫然的一声,嗯?
    声细得跟撒娇的小猫一样。
    许封延感觉脑子里一根弦彻底绷断,几乎再难以克制,声音沙哑,“为什么做这个决定?”
    时渺觉得他蹭在唇上的指腹力道,明显更重了,刚刚被亲的也很重,现在有点刺刺的疼,她便轻轻咬了一口,想让他拿开,“那怎么办呀,不想你憋着。”
    她对这种事,不算是一窍不通,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听说男人憋久了会出问题。
    许封延喉头滚动。
    这种对他的心疼,像是催化剂。
    活了这么些年,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冷情寡欲,轻松自如就能克制纷杂念头。
    现在才知道,欲念会因为情感,滋生到完全失控的地步。
    他喘息着继续亲吻她,吻过眉眼,鼻唇,脖颈,锁骨。
    一路往下。
    嗓音因为情动,格外低沉,“你再想后悔,也没机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