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3页

    许封延拉着她的手,去解剩下的扣子,“怕你害羞。”
    时渺的确很害羞,但总归要检查一下她才能安心,也没必要扭捏。
    心一横,她主动去解扣子,“有没有哪疼的地方?”
    虽然时渺很想冷静,但看着眼前堪称艺术雕塑,块垒分明的肌肉线条,刚才真切按压的触感,疯狂在脑子里回旋。
    许封延站立不动,任由她脱下衬衣,“背后。”
    时渺不敢回视他灼灼的目光,绕到他身后,看到了几处被尖锐物扎出的印子,少许血迹干涸,还有几处泛青的淤痕,“我就知道不是真没事,把医药箱拿出来。”
    “这不算什么,”许封延说道,“过几天就消了。”
    男人大多活的更糙点,根本不会在意一点小伤,别说动用医药箱,直接洗澡都不会管。
    时渺:“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有我,我在意。”
    许封延唇角微勾,“嗯,有你。”
    拿来医药箱,时渺让他趴在沙发上,有血迹的地方清洗消毒,贴了创可贴,淤青的地方给他抹了点活络外用药,“除了背后,还有别的地方吗?”
    “腿,要继续脱吗?”
    时渺对上他看过来,意味不明的深邃眼眸,好不容易才稳下来的心,又一下激跳。
    许封延见她红着脸怔怔的,搂住她的腰,将她抱坐过来。
    时渺贴靠在滚烫的怀抱里,脑子空了一瞬,等反应过来,她飞快捞起一旁的衬衣,盖到他身上,“穿好!”她试图站起来,“你松开,我要回去了。”
    许封延没松手,反而收拢放在纤腰上的手臂,下颚抵在她额前蹭了蹭,手从她上衣下摆探进去,“腿上不管了?”
    时渺身体一僵。
    她今天为了爬山看日出,穿的运动装,回来路上嫌外套太厚,脱掉了,只剩单件稍厚的长袖衫。
    随着手掌往上,抓握揉捏,她咬住唇,忍耐不出声。
    但随着细密的亲吻落在耳侧,温热又酥.麻,身体感受变得更为奇怪了。
    她只能竭力故作镇定,偏着头想躲,“腿,你腿上的,自己可以擦药。”
    许封延根本不给她闪躲的机会,一只手落在她后颈按住,轻咬住她的耳垂,灼灼气息喷吐,“那为什么背后要帮忙擦药,故意折磨我?”
    时渺没来得及说因为背后他擦不到,下巴就被抬起。
    目光相对。
    许封延看着她无措羞涩的模样,盯了一会,喉头滚动,难耐地低头亲吻。
    手臂收拢抱紧,怎么也舍不得放开。
    时渺逐渐被亲的有点缓不上气,她扭动着想要挣扎,却越是被掠夺。
    当无意间蹭到什么的时候,她晕乎乎的,只觉得腰腹被抵得不舒服,伸手推了一下。
    许封延低低喘息了一声,骤然僵住身体,眼眸里的暗色更深。
    阖了阖眼,他极其艰难地松开她,尽量不去看她饱满红润,泛着水光的唇,声音喑哑,“有没有吓到你?”
    时渺黑润的眼睛迷蒙,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刚才碰到什么,她倏地跳起来。
    慌张的同时,又疑惑,他都这样了,怎么也没…没把她怎么样。
    大概是她一直以来的羞涩和被动,他才格外忍耐。
    肯定很不好受吧。
    时渺红着脸,但还是抿唇看向他,摇了摇头,“没吓到。”
    许封延站起身,摸了摸她的脑袋,“回去吧,一会带你去吃饭。”
    时渺回到自己房间,想到刚才的亲吻,她脸颊发烫,埋头抱住枕头。
    再又想到他极力克制的样子,心里又一软。
    也许,她可以试着稍稍主动,向他靠拢。
    *
    随着汇演落幕,官方将完整比赛放到主页。
    那两天有许多外媒在演厅现场,写了不少新闻稿,在相关杂志,占据了头版刊面。
    只不过往常这样的比赛,国内能关注到的,大多都是舞蹈圈子里的人,或者是对跳舞感兴趣的。
    而这回却有所不同,关注度可谓空前高涨,全因为时渺接连几次的热搜,彻底出圈。
    当她婉拒各路节目邀约,摆明说要为汇演做准备,许多粉丝和网友都在期待着。
    鉴于热度在,不少大V蹲守着时间,通过官网放出的完整比赛,将时渺的表演单独剪了出来。
    苏绘礼同样一直关注着,第一时间进行转发,成功助力,再次送上热搜。
    评论前排全都是喜欢时渺舞蹈的粉丝,疯狂尖叫。
    【啊啊啊啊美死了美死了,颜狗再次被暴击!】
    【呜呜呜姐姐好厉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所有美好的词用来形容她都不过分!】
    【真的不受重力影响吗,好飘逸啊,最后感觉都飞起来了】
    【动作力道干净利落,却又有行云流水的柔,结合起来隔着屏幕都感到震撼,我要在现场肯定看呆】
    【我太爱看她跳舞了,极致美的享受】
    还有很多点进热搜的网友,是之前看过舞蹈视频,但没再继续关注的,彻底被惊艳。
    【上次看过她跳舞,印象还挺深的,很仙很灵气的那种,这回风格飒爽,差异好大啊,怎么跳都绝美,连我一个外行,都忍不住反复观看】
    【她是不是什么风格都能驾驭啊,实力真的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