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迟迟不见踪影的许封延终于折返,并不足以引起她这么大的反应,而是因为——
    西装革履,长身玉立的高冷酷哥,拎着一大包塞到鼓鼓囊囊的可爱玩偶,这种巨大反差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了。
    时渺整个人都呆住。
    追回那一个考拉玩偶,就够她高兴的了,而现在是一大包!
    所有的气愤和不满,瞬间一散而空,只剩惊喜。
    电梯里,时渺将几十只毛绒绒全部紧拥在怀里,即便隔着层透明薄膜,也软乎乎的。
    她两只细白的小手,忍不住上下摩挲。
    “你从哪弄到这么多?”而且和别人盲盒抽到的一模一样!
    他该不会是直接找到了考拉玩偶的批发市场吧?
    许封延垂眼,看向身侧的人。
    女孩爱不释手抱着怀里的一堆娃娃,眼睛亮晶晶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笑起来明眸皓齿的样子,和平常小脸一垮、对着他张牙舞爪,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一楼有排抓娃娃机,其中一个,里面都是这。”
    时渺非常惊奇,“所以你抓娃娃去了?这些全都是你抓的?”
    没听说过狗男主还有这技能啊。
    她不可置信的眼神太过明显,许封延扯了扯嘴角,“买的,找到游戏厅老板,让他全都卖给我了。”
    时渺一脸果然如此。
    拖着尾音哦了一声,注意力再次集中到玩偶上。
    她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快点回到车上,把这一大包都拆开。
    许封延见人出了电梯,小步伐走得飞快,俨然一副将他抛诸脑后的模样,便叫了她一声。
    时渺回头。
    许封延看着她,将吃饭时候,没说完的话继续,“往后你如果再作闹,拿你情绪价值那套来折腾,我不会再纵着你。”
    时渺不以为意,“知道啦,大家都开车来的,那就还是分开回去吧。”
    她随意挥了挥手。
    折腾必然是要继续折腾的,不过看在这么大一包玩偶的份上,姑且先让他舒坦两天。
    至于两天之后,她该怎么作,就怎么作。
    不纵着就不纵着呗,早日提出退婚最好,否则,别想她能消停。
    回到家,时渺洗完澡,迫不及待地将考拉玩偶们摆在房间里,满满一排整整齐齐,看起来呆萌又可爱。
    睡觉的时候,还不忘拿上两个,左拥右抱。
    也许是毛茸茸在怀,心情好,她睡得格外香甜。
    *
    许封延处理完工作,洗完澡,看了眼时间,将近十二点。
    距离吃完饭回家,三个多小时过去了。
    每回碰了面,不折腾到他心神俱疲、决不罢休的人,别说是来找他,连消息都没发一条。
    这很异常。
    关于他说往后不会再纵容,是认真的,而对方不以为意的态度,显然没有听进去,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改。
    莫名的,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许封延躺在床上,总觉得——
    她会在半夜两三点的时候,又跑过来咚咚咚敲门,顶着副委屈巴巴的可怜样子,却不干人事,赖在他这作威作福。
    床边地灯亮起。
    许封延坐起身,将手机关机,又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隔音耳塞,戴好。
    确认睡眠不会被打扰,这才满意的重新躺下。
    *
    练舞是很枯燥,也很辛苦的一件事。
    除了不断完善比赛曲目,时渺每天还要练习三个小时以上的基本功。
    正所谓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百日空。
    只有基本功扎实,保证身体的柔韧性和软开度,才能让舞姿流畅优美。
    日复一日的训练,重复枯燥。
    淌下的汗水能浸湿整个衣衫,不只是累,偶尔还会受伤,带来疼痛。
    所以许多人在这条路上,很难真正坚持下去。
    大抵只有真的热爱,才能沉浸其中,并且找到乐趣。
    时渺上午的训练结束,擦了擦汗,早已是饥肠辘辘。
    舞蹈团提供堂食,就跟在学校的饭堂差不多,物美价廉。
    有时候太累了,懒得出去,也比较方便。
    时渺吃完饭,准备溜达消消食,再去洗澡换衣服,然后午休半小时。
    这边临着湿地公园,地广人稀,风景极好,舞蹈团后面还有一大片草地。
    她打算从旁边的小道绕过去。
    途径一片花坛,却是看到蹲身在那的林清越。
    他在喂流浪猫。
    三只大橘,两只狸花,还有两只三花。
    虽然有的毛发看起来不是那么干净,但都还算是胖乎乎的。
    走近点,发现喂给猫的除了冻干和猫粮,还每只都分到了一个罐头。
    从猫咪们对他的亲昵来看,应该是经常来投喂,搞不好还是每天都在喂。
    这样算下来,每个月也有笔不小的开销了。
    这点钱,对时渺来说不算什么。
    但林清越的情况,从陶琬口中还是有所了解的,生活贫寒。
    没想到,他吃饭连堂食都舍不得,每天自带,却愿意给流浪猫喂罐头。
    善良的人,时渺当然愿意去帮助。
    只不过说话方式要注意,避免伤害到对方的自尊心。
    她快步走上前,也跟着蹲下身,“这些猫圆圆的,好可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