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余妗才回来半个月,又被挂上热搜了。
    她明明走的贵宾通道,停车场也检查过,怎么还是被拍到。
    照片里池晏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扣,她微低着头靠在他的胳膊上,模样很是依偎,只拍了余妗的侧脸,和池晏的肩膀,他的脸硬生生被截掉了,显然是知道池晏的身份。
    八卦媒体放了余妗匆忙出国的照片,和回国的照片,她都穿的平底鞋,宽松大码的裙子,标题写的是——新一代流量小花好事将近?
    “天啊,真的怀孕了吗!!老婆什么时候谈的恋爱啊!”
    “呜呜呜,池鱼cpbe了么?女神穿着平底鞋!”
    “男主是谁啊?为什么不放男主的脸?”
    “不会是合作过的钟云川吧?好像就是这个身高差!!”
    “……”
    余妗无语,把手机丢到沙发上,自己也跌坐进去,怀什么孕,她只是穿的休闲了点,池晏那王八蛋还说她瘦了!
    “不会真的胖了吧?”余妗坐直身子,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又算了算药效时间,“半年吃一次……也还有一个多月啊……”
    她的例假不准,一直有吃药调理,再加上服用长效避孕药有影响,她并不是很关心,只要体检没问题就行。
    “在嘀咕什么呢?”
    池晏走路没声音,余妗吓了一大跳,他坐在她旁边,捏起她的手放在手里把玩。
    “呵呵,他们说我怀孕了。”
    “是吗?我看看——”池晏说着就把手往小腹放,一本正经道:“没有吧?谁的?”
    余妗拍掉他的手,开始崩溃嚷嚷:“你还说我瘦了!哪家狗仔这么没良心只拍我不拍你!”
    越说越委屈,眸子里蓄满了泪,看着好像还真是难过极了。
    “真怀孕了?”池晏笑着,声音都带着愉悦,他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眼角,碰到些许湿润,“怀了就生下来啊,我又不是不认。”
    “怀你妈!”
    余妗要被气晕了,他明明知道她一直都有吃药,还开玩笑。
    池晏笑意不减,将她捞上来抱在自己腿上,“怎么?我还能亏待你?”
    “你说孩子生下来什么身份?我又什么身份?”
    池晏僵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继续笑着,手摸到她裙子上的拉链,一把往下拉,他埋在她的肩颈上舔舐着,带出一片水光,声音喑哑轻佻:“你想要什么,嗯?”
    余妗挣不脱他的束缚,自嘲地仰着头笑了,是啊,他们这种关系,她应该想要什么呢?
    好像看出了她的出神,池晏咬了一口她的脖子,余妗吃痛,捶了捶他的背,“啊!……你是不是属狗的?”
    唇齿挑开她内衣的暗扣,附上那嫩白啃咬,手捏住一颗乳尖,轻轻拨弄,带起层层颤栗。
    “唔……”
    余妗扛不住,扭动了下身子,裙子又往下滑了些,挂在她的腰间,她的上半身全部裸露在空气中。
    她抱紧了池晏的头,像是欲拒还迎。
    他舔弄着那颗挺立起来的乳尖,另一颗放在手里捻着,像是不知餍足的猛兽在不紧不慢地开拓着他的猎物。
    “池晏……”余妗喘着气,眼睛湿漉漉的,语气里藏不住的渴望。
    池晏俯身吻上来,压住了她的身体,手往下探,隔着内裤揉捏着阴唇。
    唇齿相依碰撞,温柔缱绻的吻终于停在了她窒息前一秒。她着急地扯他的衬衫,又伸手去扒他的皮带和裤子拉链,却被他拽住,“这么着急?”
    余妗摸上他蛰伏的性器,尺寸惊人,“不想做吗?”她呼吸已经乱成一团,额头抵在他胸膛上,燥热的气息全撒在上面,让本就滚烫的躯体更是火上浇油。
    池晏勾唇一笑,将她的裙子脱下来连着自己的衬衫丢在地上,欺身又压了上来,她的柔软被压的变形,余妗觉得自己像是溺水了一般,虚晃无靠,死死抓住池晏的背。
    “余妗,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饥渴。”
    “不想做就给我滚蛋。”
    “咔嗒”一声皮带被解开,炙热的巨物被释放出来,抵在她的花穴前蓄势待发。
    余妗脱掉自己已经湿的不成样的底裤,主动送上去,进的每一寸都十分磨人,她下意识咬着自己的手指不想发出太大的声音,却被池晏拨开,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唇,长舌闯入,又重新席卷了一圈她的味道,手握住一只乳揉捏成各种形状,余妗沉溺其中,倒也愿意回应,搂着他的脖子,彼此的舌头翻搅着,带出暧昧的水声。
    整根没入,这是他进的最温柔的一次,余妗感觉瞬间被填满了,不够,她还想要更多。
    “动啊……”他勾在他腰间的腿蹭着他的尾椎骨,声音娇若无骨。
    池晏深深地顶进去,又慢慢地推出来,媚肉被翻出来又被带进去,花穴紧致得让他有些寸步难行,他只能放慢速度,扶在她腰上的手收紧,“想夹死我?”
    他没喝酒,却像是醉了一般,话里话外都带着捋不清的暧昧。
    “唔……”余妗难耐地发出轻吟,抱紧他的背部的手划了一下,刮出一道红痕。
    池晏突然一记深顶,余妗眉头皱着差点锁死,“慢点……太重了……”池晏把人从沙发上捞起来坐在自己怀里上下捣弄着,伸手手拍了拍她的臀部,甬道收缩得更剧烈,池晏索性停下来忍住射精的冲动,一下一下地舔咬她的乳,灵活的舌朱红色的乳头上打圈,余妗仰着脖子忍耐到极限,“嗯……给我……”
    “给什么?”
    “?”又是这套?腻不腻。
    余妗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开始上下捣弄起来,她的幅度很小,根本不能满足池晏,池晏猛地扣住她的腰冲撞起来,淫靡秽乱的水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大。
    没一会儿余妗直接被送上高潮了,全身都止不住的抖,内壁的软肉没有规律地绞着他的性器,她的声音染上哭腔,趴在他的肩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呻吟着。
    太阳透过薄纱带进来一些光线,几缕光照在池晏的背上和余妗的脸上,赤诚相见的两人呼吸交融,余妗的双峰随着抽插的节奏晃动着,她有些体力不支,粗重地喘着气,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跪在沙发上扶着沙发靠背,任由池晏站着后入。
    她不知道为什么不回床上,两人的身高在这窄小的空间里根本不好发挥,屋子里开了十足的冷气,余妗却起了一层薄汗。
    池晏不知疲倦地拉着她一直弄到了傍晚,最后余妗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耍赖趴在沙发上不愿动,池晏将她抱回床上,拿湿巾帮她大致的擦拭干净,才抱着她睡过去。
    免费精彩在线:ρо①㈧c℃.cом(po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