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ёγμωёń.čοм

    第十一章
    叶琛这次除了第一天骂了余妗,其余几天都没有,跟她说的话都很少,她的部分基本两叁遍都能过,余妗简直觉得自己到了天堂。
    如果不是接到徐肯舟的电话,余妗都要忘了自己跟池晏上次的不欢而散。
    “余小姐,池总出事了。”
    徐肯舟一如既往平淡的语气,仿佛天塌下来也只是别人的事。
    “怎么了?”
    余妗有些不好的预感。
    “池总失踪了。”
    池晏抵达英国后先去了乡下看看工厂情况,返途中遇到了歹徒,没想到对方不图财只想灭口,把池晏的车撞下了山崖意图伪装成意外事故,徐肯舟在国内没有跟着,等他赶到的时候,大家都还在搜寻,车子的残骸明晃晃地挂在大树上,车上的司机刚好被树枝戳中当场去世,两个保镖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池晏不知道掉到了哪儿。
    余妗拿手机的力气都要没了,整个人往下掉,失重感让她觉得脚着不到地,眼神空洞,满脸的不可置信。
    池晏这么谨慎的人,怎么会……
    余妗定了最快前往英国的机票,她就不该气池晏让他一个人去,还是那个硕大的墨镜,只是整个人憔悴了不少,从接到电话到现在,余妗已经快二十个小时没合的上眼,从剧组直奔机场等。
    不知道是谁泄露了她的行程,一堆粉丝堵在机场里,举着灯牌喊余妗的名字。机场里造成拥堵,不少路人都很反感,安保正在紧急疏通,但是粉丝疯狂得怎么也赶不走,一直大声表白余妗。
    余妗很早之前就跟粉丝说过了不要接机送机,给彼此留下一些空间,不要给社会造成负担,有时间她会开见面会。粉丝们都很听话,她从来没见过这个阵仗。⒲ǒǒ⑯.ⅵp(woo16.vip)
    肯定是对家派来的死演员……
    她走了VIP通道避过了那群人,打电话让阮舒晴赶忙过来处理。
    余妗在飞机上睡了一觉,梦里全是池晏,他头上血淋淋的伤口还在滴血,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儿,眼神里没有一丝光,余妗怎么叫他他都没反应。
    醒来时发现才飞到一半,余妗一激灵的惊吓动作吸引到了空姐的注意,空姐走过来谦卑有礼地问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需不需要帮助。
    余妗摇摇头,将墨镜扶正,开口:“给我来杯冰水,谢谢。”
    “好的余小姐,马上也到我们的发餐时间了,我们今天有海南椰子鸡饭,鱼香肉丝饭,肉末茄子饭和酸奶蔬菜沙拉,请问您需要吗?”
    “不需要,谢谢。”
    “好的余小姐,现在气温转凉,请问您确定需要冰水吗?”
    “嗯。”
    余妗感觉自己真的不太清醒,有些要感冒的征兆,她很担心自己没帮上什么忙自己就先累垮了。
    小包里有软软准备的几颗头疼药和感冒药,她掰开一颗就着冷水吞下去,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醒来时到了目的地的机场。
    余妗随保镖往事故发生地赶,徐肯舟没想到余妗会赶过来,平日里只会撒娇拌嘴惹池晏生气的妖精有朝一日竟有长出心来了。
    余妗这辈子都没这么风尘仆仆的不顾形象,眼睛里还有血丝,黑眼圈比眼睛还要大。
    “怎么样了?”
    “还在找,森林里都是百年以上的树木,不能动,只能增派人手地毯式地找。”
    余妗坐在椅子上,突然有些恍惚,她为什么要来呢?她什么都做不了。
    太冲动了。
    “余小姐,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徐肯舟包下了附近一个居民的房子用作临时驻扎点,叁层楼的小复式,有很多房间可以休息。
    “你不用管我。”余妗双手抱着头,埋在自己的腿上,异常颓靡。
    徐肯舟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就往外赶,可是还没走出去几步,电话就中停了。
    “喂,喂,喂?池总您听得见我说话吗?喂?”
    余妗听见池晏的名字冲出来,“怎么了?池晏有消息了?”
    “是,池总带了军用的通讯器,但是信号微弱,已经断了。不过余小姐您不用担心,有了信号就好找了,一会我让专业人员通过通讯定位查找,增派人手,也许今天就能有结果。”
    “我也去,带我去吧。”
    与其在这儿等着煎熬。
    大白天的,森林里却透不进来一丝阳光,像是下一秒就要天黑看不见。
    众人跟着定位走得很深,指南针突然失灵了,指针胡乱地转动挣扎几下,突然不动了。
    “徐,不行,马上就要天黑了,再往前,不安全。”救援队队长摇头,表示不能再往前走了。
    可是定位上的位置越来越近了。
    余妗站出来抢过指南针,开口道:“加钱,我们加钱,麻烦继续走,出事了我们担责。”
    “no,小姐,不是钱的事情,这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
    “你们今天不往前继续找就是违反协议,雇主有权利向你们索要赔偿,你们知道失踪的人身价多少吗?把你们和你们家人全部卖掉都赔不起人家一个手指头!”
    徐肯舟抬了抬眼镜,看着面前厉声厉色的余妗,只觉得脊背发凉。
    救援队面面相觑,他们听不懂太多中文,但是捕捉到了“钱,赔偿,身价”几个关键词,大概理解了余妗的意思。
    众人只能继续向前走,前几年政府把这一片区的野生动物都抓回去放在保护区养着,倒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猛兽,只是各类小昆虫仍然活跃着,黑夜降临,鸟兽在树梢叫着,更添了一丝恐怖。
    池晏坐在一棵树旁,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划破了好几道,破烂不堪,衬衫上沾满血渍和泥泞,眼睛紧闭着,额头很烫,在发着烧,头发上沾着露水和泥,额前的发已经粘在额头上。
    余妗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池晏,往日他刻到骨子里的矜贵在此刻什么也不剩。
    “池晏,池晏……”余妗蹲下来拍拍他的脸,却没得到任何回应,救援队里的医生上来检查瞳孔,然后就让人抬着担架先把人运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池晏会离坠车的地方这么远,他发着烧,浑身都开始发烫,医生为他输上了液,连夜安排转去了市医院。
    余妗没有亏待救援队,她让徐肯舟在离开前结好款项,是协议上的六倍。
    哪怕是六十倍,能救回来也无所谓。
    几辆车前后护航着,保护运送池晏的车,余妗又许久没合眼,黑眼圈更重了,脸色也变得无力苍白,眼里盛着血丝,她抵在车窗上,耳边嗡明声警告着她精力已经严重透支了,她掏出小包,拿出里边放着的糖果,差点连剥开糖纸的力气都没有。
    余妗塞了一颗进嘴里,却觉得有些犯恶心,她捂着嘴以为要吐,结果只是干呕,也是,她胃里什么也没有,能吐出什么呢。
    “余小姐,您还好吗?”
    “我没事。”余妗捂住耳朵难受地趴在自己的腿上,蜷缩成一团。
    以前她减肥绝食,重新吃东西也经常这样,身体很难突然接受食物从而产生排斥反应,就会止不住干呕。
    后来她跟了池晏后,基本上饮食都很规律,因为池晏每天都会盯着她的饮食,即使不在身边,也要阮舒晴向他汇报。
    余妗还骂他变态,说什么事都要管,像个老妈子似的。
    现在好了,池晏躺在她身边,一动不动。
    余妗苦笑,她重新吃了颗糖,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耳鸣感慢慢消失,眼前的金星也消失不见,身体渐渐回暖,心跳趋于正常,松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