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第六章
    余妗是叁年前碰上的池晏。
    软软费尽心思给她争取到一部网剧的女二号,今天导演设局请投资方和演员吃饭。
    她并不想来,但这个机会来之不易,软软就差把她绑过来了。
    “简单吃个饭。情况不对你就跑,我在门口接你。”
    软软信誓旦旦,余妗想着自己身上也没几两肉,好看的演员又数不胜数,她的颜能算老几,也就答应了。
    彼时的她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下水道女明星,走在大街上有人搭讪也是想要微信,几乎没人知道她是个艺人。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数年,余妗从来不搞谄媚讨好那一套,还因为嘴上功夫厉害得罪了不少满脑子黄色废料的高层,所以很少有什么好饼分到她碗里,余妗也佛系,在家能呆上十天半个月也没什么动静。要不是签了十年合约,她早就直接退休跑路了。
    软软全名阮舒晴,余妗的冤种经纪人,小姑娘刚毕业没多久就被公司哄骗来上班,跟的第一个艺人就是余妗,那时候余妗刚气走第十八个经纪人,公司无可奈何,又不能不找个人管着她,于是就把阮舒晴塞给了余妗。
    小名跟人一样,软甜可爱,余妗取的,但是软软十分有干劲,心思也细,十分懂得照顾余妗的喜怒习惯,跟余妗这种十八线开外都排不上号的明星赚不到两个钱,但是软软坚信咸鱼总会有翻身一天,不跳槽不辞职,倒是不停给余妗找活干。
    导演在给肥头大耳的投资方敬酒,点头哈腰的模样余妗看多了只觉得困。
    “来,我们一起来敬陆总一杯,这部剧啊,幸亏有陆总的鼎力支持!”
    这部剧的演员都是生面孔,一个叫的上名字的都没有,可见剧组多穷。
    所有演员都站起来迎合导演举着酒杯,余妗也假笑着站起来,五十多度的白酒,入口绵滑温润,但十分烧喉上头,一杯下去余妗的脸已经有些红。
    导演口中的陆总就坐在她旁边,一只咸猪手一直在她座椅靠背上疯狂试探,近一点,再近一点,马上就要碰到余妗的背。
    余妗猛地回头,将陆振明的手甩回去。
    脸上的笑璀璨夺目,但却阴冷,声音软软的,透着几分无辜和单纯:“陆总,怎么了?手不舒服吗?”
    陆振明以为这种小明星都是装聋作哑的货色,没想到会碰上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
    余妗今天穿的一袭吊带的黑色长裙,白皙细滑的皮肤露出一大片,略施粉黛的脸已经美得不可方物,上扬的眼尾带着嘲讽的意味,静静地看着陆振明。
    包厢里的气氛僵到冰点。
    “呵呵,陆总,小艺人不懂事,别计较别计较,”导演赶忙给陆振明倒酒,“来来来,喝酒喝酒。”
    接着又抬头,笑里藏刀地对余妗说:“愣着干嘛?赶快给陆总敬一杯酒道歉啊。”
    余妗接过酒瓶,径直地往陆振明头上倒,已经有女演员吓得捂着嘴不敢出声。
    余妗勾唇偷偷抿起一抹即逝的笑,佯装惶恐地开口:“哎呀,不好意思啊陆总,我最近手也不太舒服,抖了一下,您没事吧?”说着就拿过一旁绿植上随意挂着的脏抹布给陆振明擦头,表情着急又真诚。
    陆振明气的头要冒烟了,他拨开她胡乱擦拭的手,将酒杯狠狠地摔在餐盘上,两个餐具都瞬间粉碎,溅起来的玻璃渣子落了一桌子的菜。
    “陈容桦!你找的演员真好!这部剧你自己拍吧!”
    转身指着余妗的鼻子,就差一毫米,简直要戳死她,“你最好别给我逮到机会。”就拿着公文包起身离开。
    陈容桦指了指余妗,急忙起身去追。
    余妗耸了耸肩,看来这部剧又不用拍了。
    她跟软软云淡风轻地讲了前因后果,软软惊得下巴都要脱臼了。
    “你知道投资方是谁吗?”
    “陆振明!陆氏地产的CEO!”
    “我的姑奶奶,你赶紧想着怎么躲过这个灾难吧……”
    余妗开了瓶水喝了两口,她倒没什么好怕的,“呵呵,法治社会,他能把我捏死不成……”
    陆振明确实不是好惹的主儿,当天晚上余妗刚从小区门口出来,就被绑上了车,一路疾驰,车停在万岁会所门口。
    余妗嘴巴里塞了一团布,任由人推着走进一个包厢里。
    “陆总,人带过来了。”
    陆振明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看着余妗,笑得一脸阴森。脸上的横肉都跟着扯动。
    左右两边围绕着两个公主,画着浓妆,穿着衣料稀少,仅遮住了叁角,一个帮他按摩,一个给他剥橘子,好不享受。
    余妗嘴里的纱布被摘掉,她立马开口嚷嚷:“陆总,请我来就请我来,这么大阵仗干什么?”
    陆振明笑了,张嘴吃掉身边女人喂过来的橘子,说道:“请?呵呵,余小姐这么想自然最好,也没什么事,就想请余小姐过来陪我喝几杯酒。”示意让几个保镖先出去。
    “陆总想喝,我自然愿意的,毕竟今天给陆总敬酒手抖了,还没来得及道歉,陆总能这样大人不计小人过最好了。”
    余妗没了黑衣人的束缚,走过来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和陆振明之间隔着一个女人。
    她自顾自地倒酒,一脸讨好地赔笑,其实心里悬得很。
    陆振明冷笑,还以为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同,结果还不只是装装样子。
    余妗拿着一杯酒对陆振明笑得殷勤,“来,陆总,这杯您先喝!”还不容得谁反应过来,余妗已经捏着陆振明的腮帮子将酒灌了下去。陆振明浑身都在抗拒,但架不住余妗使劲捏着他脸的手。
    “陆总好酒量!”余妗松了口气,放开他,拍拍手,眼睛眨巴眨巴,“是不是轮到我喝了呀?”
    陆振明被呛得说不出话,身边的两个女人急忙帮他拍背。
    “不对呀,先来后到嘛,两位姐姐先喝吧!”
    余妗又拿出两只杯子把酒满上,递给那两个女人,笑容依旧甜美歹毒,“两位姐姐照顾陆总这么贴心真是辛苦了,来来来,妹妹敬你们一杯!”
    两个公主接过酒杯面面相觑,这个酒是陆振明给余妗专门准备的,放了迷药,药效持续时间极长,喝下去不出五分钟立马生效,醉生梦死任人宰割,第二天却什么都不记得。
    陆振明抓住余妗的手,勒得她手生疼,“余小姐,做人要懂得给自己留后路,不要太过分。”
    余妗挣脱不了,索性反握住他的手,止住反胃的冲动,盯着陆振明怒火中烧的眼睛,无辜道:“陆总用这种方式叫我来喝酒,我还给陆总和两位姐姐倒酒了,陆总怎么还不满意呀?您说,要我怎么做?”
    陆振明不说话,晃了晃头,喘息声越来越重,他的脸已经出现不正常的红,他现在只想将余妗拉进怀里往死里操。
    感觉到手慢慢往上,在她胳膊上来回游历着,余妗觉得恶心,但笑意不减,她推了推陆振明的手腕,声音娇媚柔若无骨:“陆总,两个姐姐在呢,你不要这样嘛,我害羞……”
    两个公主如释重负,赶忙同时站起来:“陆哥哥,那我们先下去,一会有需要再叫我们……”
    陆振明已经色欲熏心,点点头,口干舌燥的他只想有个人消消火。
    手里美人的手冰冰凉凉的,真舒服。
    可是余妗一把手拍开陆振明往上凑的脸,还不轻不重地打了他一巴掌,陆振明捂着脸还以为是什么新奇玩法,反倒来了兴致,迷糊惺忪的眼睛色咪咪地看着余妗,委屈开口:“宝贝打我轻点嘛……”
    余妗扯下扎头发的丝巾,笑得妩媚动人,“陆总,陪我玩个游戏嘛~抓到我了今晚我就归你了。”
    “好好好,玩什么?”
    余妗将丝巾蒙在陆振明眼睛上直接打了个死结,“不许偷看哦……”
    一边哄着陆振明,一边摸到门锁,她直接跑了出去,保镖背对着门口抽烟,还未看清人影,余妗已经跑出老远。
    会所很大,余妗有些要迷路,跟着安全通道的指示牌走半天也没走出去,她被绑过来的时候手机都没带。
    她边走边回头,害怕黑衣人追上来,家里穿出来的拖鞋掉了好几回,扑通一声她脚崴了摔在地上,她抬头,却看见一双黑皮鞋。
    池晏垂眸看着余妗,衣冠楚楚,清隽俊朗,眼神却冷漠阴冷。
    余妗赶忙爬起来,“对不起对不起……”
    池晏甚至没看她第二眼,绕开她准备走,手腕却被余妗死死扣住。
    她刚摔在地上,地板不知道有多少灰尘细菌。
    池晏皱了皱眉,厌恶的神色转瞬即逝,“松开。”他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连带着余妗拉了过来,在落入他怀里的前一秒,被池晏甩开跌在地上。
    “嘶……”余妗痛得脸都皱成一团,她瘫坐在地上,眼尾挂着泪珠,她伸手捂住脸,假装在哭,“你怎么这么毒啊!我只是想问问路!”
    要是现在有个镜子,她就能看见自己脸有多脏,脏兮兮的灰尘沾在她的脸上,整个人看起来脏乱差。
    像是垃圾堆里跑出来的。
    “快,看看这边有没有!”
    “这死女人跑哪去了!陆总明天杀了我们不可!”
    “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把她找到!”
    余妗看见池晏背后不远处黑衣人四处张望的脸,吓得赶紧站起来一把抱住池晏的腰将他逼进落地窗前,头死死地埋在他胸口前。
    池晏的脸黑到极点。
    “别说话,求你了……”
    抓着他的腰的手紧了紧,一双狐狸眼楚楚可怜地望着他,黑衣人的步伐越来越近,余妗紧张得眼冒金星。
    旁人看来不过是热恋中依偎的情侣。
    等到脚步声远去,池晏直接将怀里的人甩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发现拍不干净,眸子更冷了。
    他看着眼前的脏女人,总觉得有些眼熟,但说不上来,余妗跟他鞠躬感谢:“谢谢你谢谢你,留个电话吧下次请你吃饭!顺便赔你一件衣服……”
    池晏一声不吭,侧身离开,撞到她的肩膀生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