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んǎιτǎňɡщō.cōм

    池晏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火是她挑起来的,自然要她来灭。
    “自己爽完就不想管我,嗯?”
    吻细密地落在余妗的身上,屋子里开了空调,很低,但余妗感觉浑身都热得要焚身,娇软的轻喘声连绵不绝,勾着池晏的腰的双腿摩挲着他的背,池晏
    觉得魂都要被她吸走。
    “嗯……池晏……”
    池晏埋在里边不动,余妗生气又难受。
    她仰着头寻他的吻,挺翘圆润的雪白随着他手的揉弄变了形,池晏几乎要伸到她的喉咙,卷走了她嘴里所有的氧气,余妗快要窒息了,唔唔地开始反
    抗,池晏咬了口她的下唇放开她,交合处抽插的水声被无限放大,明晃晃地提醒她在发生什么。
    余妗夹紧架在池晏腰间的双腿,一双狐狸眼半眯着,眼底尽是潮湿的情欲。呻吟声随着抽插的频率被撞的支离破碎,脑海里是铺天盖地的绚烂的烟花。
    她要到了,随着抽插的快感身子一僵,一下子就泻在了池晏的柱身上。
    池晏的喉间发出闷哼一声,他抬手抓住余妗的脚踝不许她逃脱,抽插的力道和深度并未因为余妗高潮还没缓过来而减慢。
    余妗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呻吟声由娇媚变得嘶哑,不管她怎么求饶,池晏都不释放结束,她眼尾挂着泪,在池晏的背上又刮出几道红痕。
    又湿又热的花穴层层包裹着他的欲望,没留下一丝缝隙,水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随着一记深顶,池晏手指往花穴的阴蒂一摁,余妗瞬间又高潮了,池
    晏加快速度又深顶了几十下直逼她子宫口,身子一抖,阴茎在甬道里射了出来。
    他将尚未完全疲软的欲望拔出来,淫液就一股一股地往外流,夹着他的精液,顾苌浑身都在抖,像是失禁了一般。
    池晏想将余妗翻身,但她耍赖了,往池晏身上扑,整个人相拥倒在床上,胸前的柔软压在池晏的胸上被挤的变形。
    她头靠在池晏肩膀上,眼皮子都要挂不住了,“池晏,我真不做了,我好累,再不睡觉,我就要死掉了……”说完还打了个嗝,直接睡了过去,留下还
    未餍足的池晏黑着脸,低头看了眼怀里寸缕不着的人,咬紧了后槽牙。
    余妗睡到了自然醒,一觉醒来还以为天还黑,掀开窗帘差点被外头的阳光亮瞎,她浑身都酸痛,腿都有些合不拢,感觉像是晚上被池晏拉着去跑了马拉
    松……
    床单已经换了新的,她身上也干干净净,池晏有洁癖,每次做完他一定要收拾干净才舒服,这也倒便宜了余妗。
    她望着脖子上的吻痕,已经开始咒骂池晏卑鄙,想了半天也不记得自己手机丢哪儿了。
    她下楼,没想到池晏还在,坐在客厅沙发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衬衫西裤,不过扣子有两颗没扣,有几分闲散慵懒,不知道拿着电脑在敲着什么。
    “诶,池晏,我手机呢?”
    池晏冷笑,“我怎么知道。”
    “……那你帮我打个电话给软软,我今天还有事呢!”
    池晏朝她勾勾手,示意她过来,余妗才不上当,站在大老远的扶梯旁,对他嚷嚷:“我手机到底去哪儿了?”
    “过来。”
    池晏带着银框眼镜,整个人有股莫名的压迫感,余妗慢慢挪到他身边,坐下,战战兢兢。
    池晏从裤子口袋把她手机掏出来,余妗高兴地就要接过去,但池晏手一抬高,余妗立马扑了个空。
    “你快给我啊……”
    池晏将电脑放到茶几上,捏着她的脸,将她的头往他腿上拽,神色清冷阴戾:“昨晚自己一个人去哪儿了?”
    怎么都肉偿了还追究……
    “酒吧啊!你不是让徐秘书去接我了……”
    耳边传来池晏的冷笑,余妗看不见他的脸,想转过头看他,被他摁住,“呵,是吗?是你告诉我了你才去的?”
    “我,我给你打过电话了,你自己没接……”
    声音越来越低,她自己都没底气。
    确实是打了,响铃一声就挂断。正在开会的池晏看了眼手机,还没看清来电人是谁,震动就停了。
    接着就是狗仔拿着余妗坐在一群男模堆里喝酒的照片找上门,狮子大开口,想讹池晏一笔,池晏使了个眼色,手下的保镖直接将狗仔拿照片的那只手手
    拧断,随即丢下一张支票:“顺带医药费。”
    谁也不会想着跟池家打官司,狗仔拿着支票连滚带爬地跑了,池晏将照片捡起来递给徐肯舟:“去把她带回来,不回来打断腿带回来。”
    “……是。”
    余妗是被剧组的导演气疯了,想着偷溜出去释放一把,以前没钱,一直想点一次男模看看是什么感觉,现在有了钱,又有了时间,自然是要任性一次。
    她把软软甩掉,说要去找池晏,又虚伪的给池晏打了个电话“备案”。
    她如今也算是一线流量女明星,到哪儿都有人认出来,她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起来才进去,掏出那张黑卡豪迈地对酒吧老板说:“我要开个最豪
    华的桌!”
    “把你们所有公关都叫来,姐今晚要消费!”
    “酒,随便上!”
    老板高兴得都想为余妗清场了,点头哈腰地让人带她去包间。
    余妗酒量很差,她盯着眼前一排像是白粉裹面的奶油小生,突然有些无语,她眨了眨眼定神,“嗯……老板,你们这些质量不行啊……”
    “算了算了,来陪我玩游戏吧……”
    又不上床,跟谁玩游戏不一样……
    余妗脱掉身上的披肩和墨镜口罩,老板和一些男模认出了余妗,差点惊掉下巴,当今最红的流量小花居然来酒吧找男模……
    “余小姐想玩什么?”
    “传递纸巾吧!你们传,我看着,谁没传下去的淘汰出局喝两杯混酒就领小费下去吧。”
    余妗指了指旁边装果茶的壶,那才是她嘴里说的“杯”,两壶混酒下去,怕是睡个三天三夜都起不来……
    众人咽了咽口水,看着厚厚几沓的钞票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第一轮就淘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翘着兰花指搭上余妗的手臂试图撒娇:“余姐姐,喝这Щǒǒ⑯.Ⅵℙ(woo16.vip)
    么多,人家喝不完~”
    余妗一脸嫌弃地扯回自己的手臂,脸上挂着笑,却不达眼底,“好啊,不然你换一种惩罚也行。”
    “好嘛……人家就知道余姐姐最好了……”兰花指还不知道更危险的还在后边。
    “这样,你把这盘冰块塞到裤子里,等它融化了你就可以走了。”
    灯红酒绿的环境下余妗的脸一半隐匿在黑暗里,神情晦暗不明,声音娇媚无辜,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普通的任务。
    众人只觉得背后发凉,老板都看不下去了,赶忙上来解围:“喝酒吧喝酒吧,别扫了老板的兴!”
    游戏一直玩到后半夜,余妗一脸嫌弃地将众人遣散,坐在沙发上休息,没一会儿徐秘书就闻着味儿来了。
    池晏听完余妗的描述,直接被气笑了,什么叫“徐秘书就闻着味儿过来了?”
    她的意思是徐肯舟是狗?那他是什么?
    池晏捏住她的脸,有些生疼,余妗手用力地拍着企图让他松手,“你快把我放开啊……”
    “呵,余妗,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池晏将她头紧紧摁在自己腿上不让她动弹,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颈窝,像是随时都要割掉她的喉。余妗不寒而栗,
    身上起了浅浅一层鸡皮。
    “什,什么啊……”余妗隐约闻见他衣服上的香水味,是清冷的木质香,上个月她买给他的,他还一脸嫌弃,没想到居然用了。“那你说要怎么办嘛?
    我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
    “做了,但是……你跟这么多女人吃饭应酬传绯闻,我也没管着你啊!”
    池晏觉得自己要气到爆炸,咬着牙,隐忍至极,只吐出两个字:“是吗?”
    余妗点点头,“砰”的一下,她的脑袋一下子被放下来砸在沙发上,顺带着她的手机也被丢在沙发上,她连忙爬起来拿过手机,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
    动关机。
    池晏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充电器还在卧室,她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上楼。却发现池晏并不在卧室,应该是去书房了,暗自松了口气。
    刚打开手机,就发现未接来电99+,微信更是被轰炸得直接闪退,余妗缓了缓,稳住心绪给软软打电话。
    一接通,软软就要骂人:“好你个余妗,敢背着我去酒吧找男模!”
    余妗将手机移开一些,吞吞吐吐:“对,对不起嘛……”
    “你知道公关为了压这个消息花了多少钱!对不起!余妗!你这几天最好别出门!狗仔不堵死你我都打死你……”
    余妗咽了咽口水,急忙把电话挂掉。
    她这次是真捅了大篓子,虽然公司尽力在压消息,但仍有各种小道消息从营销号那里添油加醋地描述。
    所幸这些年她并没有营销自己什么清纯玉女形象,也没真在酒吧胡作非为……可是到底要怎么糊弄过去,足够公司公关头痛好几天。
    祝大家新年快乐!!(停更放假去liao~估计两三天更一次吧!大家点点收藏送送珠珠!!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