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负隅顽抗是不可能的

    成桓说的这件事她毫无印象,更不知道姜广益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一个学生,显见是她穿来之前发生的事了。
    这恰恰印证了姜琪心底不愿深想的那个念头——成桓与原主果然是相识的。
    虽只是年幼时机缘巧合遇见过一次,但他记得这么清楚,一点浅薄的缘分经年累月下来居然叫如今的她受了荫庇,说起来颇有些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意味。
    她抱着成桓,思及此忽而生出几分茫然,心情好似再度回到了穿越伊始。她最初在姜家顶着原主的身份享受原主的待遇的那段时间里,常常也是如此,一时感喟庆幸自己运气好,一时又惭愧不安于承的这份情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心虚别扭之外更多的是酸涩难言。
    ——所有人对她好都是因为她是“姜琪”。
    她活在“姜琪”这个身份下,像是一段缩在暗处的影子,随着年月推移,渐渐地几乎分不出人与影了,两者如同在正午日光下时一般融为一体。
    而成桓一段话又把她照得原形毕露!
    要不是她知道成桓不知情,简直会以为他是在报复她刚刚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想着想着,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倒不是说她就有多喜欢成桓,为了这种事吃味,况且两人那时才多大点的人啊,成桓对原主肯定谈不上有什么感情,顶多是有那么点儿“童年滤镜”,但她也说不上来自己心里隐隐的不痛快到底是出于什么,不由得愣怔了一会,幽幽叹口气,挣脱怀抱站起身来。
    成桓说了那话,却见她不为所动甚而情绪更加消沉,乃至一副不欲多留起身要走的架势,还道是自己说错了话,又念及她才离家来此、处处陌生,只怕是自己平白提旧事惹她想家了,不禁又怜又悔,担心她回去之后一个人越想越伤心钻了牛角尖,便出言挽留,道:“师妹再陪我待会儿好么?”
    他都这样说了,姜琪也只能依言留下。
    成桓便重又握住她的手,将她牵到身边。
    姜琪挨着他坐下,望着不远处跳动的烛火,耳畔却只闻听得两人时而交错时而重迭的缓缓呼吸声,她的思绪也好似和呼吸一起散漫地飘荡了出去,漫无目的地想道:“我与他算什么关系呢?他对我这样好,可我们不过认识了一天,他是因为与我有过肌肤之亲才对我好,还是因为与姜家有旧才照拂恩师之女?……他喜欢我么?”她一如情窦初开的女子,忍不住去想这些问题,忽然又想着,“……我喜欢他么?”
    这么一想,心底便涌起一股不可名状的茫然,茫然中又夹杂着说不出的忻愉。
    喜欢么?
    那自然是喜欢的。
    但有多喜欢,喜欢到哪种程度?
    她说不上来。
    成桓待她如春风化雨,叫人忍不住沉溺于温柔之间。
    谁又能拒绝拂面的春风,润物的春雨呢?
    这种欢喜同她之前所有的欢喜都不一样,她体味着这堪称素昧平生的欢喜,像是忽然间打通了任督二脉,不再纠缠于成桓对她好是为了什么、喜不喜欢她,只要他仍愿意对她好就够了,如今与他坐着就觉安适,又时时能和他相见,实是再舒心不过的事,何须平添自扰呢?
    一时间种种烦恼愁郁如风流云散,竟生出些岁月静好的感觉来。
    姜琪回过神来之际,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回握住了成桓的手,她心念一动,微微直起身凑过去,在成桓脸颊上浅浅一啄,随即飞快退开了点距离,装作若无其事地低下头。
    成桓愣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握着她的手却下意识用力攥紧了,要把她拉入怀中。姜琪吃痛,只轻呼了一声却没缩手,乖顺地偎了过去。
    成桓听她呼痛,立时卸了手上力气,松松圈抱着姜琪,手掌抚在她腰侧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
    姜琪被他摸得有些腿软,不由仰起脸瞪他,但这一眼色厉内荏,反倒别有一番媚态。成桓瞧着,忽然笑了笑,腾出只手捏着她下颌,俯首凑近了,捉着她唇舌里外细细亲了一通,直把姜琪亲得晕头转向,气喘吁吁,才颇为眷恋地撤开了点,仍贴着她唇,出口的话不像是想说给她听,倒像是要一字一字渡到她口中似的,暧昧无比:“今早跌那一跤上药了么,给我瞧瞧好点没有,嗯?”尾音沉沉的,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如一把轻佻的钩子,勾得姜琪心痒难耐,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只知道是让她表态的意思,便胡乱点点头又摇摇头。
    成桓扶着她,轻轻地吻了又吻,笑道:“真乖。”话落,一手穿过她膝弯将她打横抱起,往床帐边走去。他把姜琪放到床上,自己也翻身上床,一面支起上身侧躺着看她,一面伸手过去扯她下裳。
    姜琪在他的注视下两颊红晕渐生,衬着一张粉润润的菱唇,仿佛将天底下最为秾艳的颜色都点在她面上了,叫人目光一落上去就再挪不开,心底只会生出想把这颜色攫为己有的念头。她拦住成桓作乱的手,轻喘着,喃喃道:“等……等一下……”
    成桓将她拨得翻了个身趴在褥子上,又欺身覆过去,压制地人挣扎不得,叁两下解开了她下裳,露出白玉似的臀腿,低头一看,哪见半点儿跌损痕迹?便知央他回屋取药是借口,不禁短促地笑了一声,抬手在上面掴了一掌,打得虽不重,然皮肉相击却发出极响亮清脆的一声,他在这声响中凑近姜琪咬住她耳垂,似笑非笑骂道:“小骗子。”
    姜琪被这一下给打懵了。从小到大还没人打过她屁股!这一掌里虽调情的意味远多于惩罚,也让姜琪羞愤欲死,禁不住浑身细细颤抖起来,只觉得挨了巴掌的那块地方像被火星子燎着了一样,臀肉上犹自残留着那一下带来的震颤感,而最叫她难以忍受的则是自己混杂在羞耻中生出的快感,摧得她心颤神散,骨酥身软,竟逼出了眼角一滴泪。
    ======
    免费精彩在线:(яΘūщèńńρ.мè(rouwennp.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