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打工是不可能的

    四百年前?!
    一个人居然能活四百年看上去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姜琪被这个消息砸蒙了。她虽然见识过诸如储物囊和灵符那些东西的神奇之处,但这就好比一个古代人去到现代,见到了汽车飞机之类的高科技产品,惊叹归惊叹,还是在能接受的程度之内。
    长生不老就不一样了。
    从古至今追求此道的帝王不计其数,求仙问道、炼丹制药,进而酿成的服用“金丹”所导致的天不假年比比皆是。
    现在有个成功的、活生生的例子摆在她面前,带来的震撼不啻于亲眼看到从石头里蹦出个猴子来。
    ——书上写的传说竟成了真!
    这都不属于“人间”的范畴了,直奔“鬼神志怪”而去。
    姜琪心中忽然生出一种错谬感,她穿越之初虽然也震惊,但更多的是迷茫困惑,又因这异事无人能解,生活一切如常,再没出现过别的怪力乱神的事情,困惑便也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淡去。就在她已经消化了自己莫名其妙穿越的这件事,适应了这么些年平淡无奇的生活之后,突然有人告诉她,此间存在着这么个跳出轮回,不在叁界五行中的人物。
    姜琪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受,在姜家的六年像是活在一个玻璃罩里,外界的一切动向,事无巨细都被隔绝在外,而如今这个玻璃罩骤然被打破了。
    她的世界观也整个被颠覆了……
    姜琪望着眼前的成桓,少年的面孔年轻而微微青涩,她忽地生出一个念头来,怔怔道:“你呢?你又活了多少年?”
    成桓不意她竟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来,心中好笑,看见她这副痴茫茫的样子不由又心生柔软,轻声道:“师父他得天独厚,长生久视,我如何能及?我是宁昌四年生人,与师妹同年。”
    姜琪松了口气,仍有些出神。
    ——这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她期期艾艾地问:“为什么我来此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事?也从未见人用过灵符之类的法术?”
    成桓抬手轻轻抚着她的发,犹豫了一会,道:“师父的事是皇室秘辛,等闲不可外传。至于灵符,你没见过也实属正常,天子脚下禁用一切灵术法宝,除镇国寺人等,凡有私藏者,抄家灭族。”
    难怪京城和寺里宛如两个天地,泾渭分明。
    镇国寺和朝廷关系密切,皇帝牢牢把持着这股神秘的力量,对下则切断其他人接触灵术的渠道,皇权加之神权,何愁不能江山永固?
    要不是姜琪也是被愚弄的一员,她都得为皇帝鼓掌叫声好,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那秃驴肯为老成家做几百年的事,简直像是卖给了他们家一样,多半是与皇室有些渊源,可惜他的事是秘辛,只怕问不出什么来。
    姜琪想了想,旁敲侧击道:“既如师兄所说,一般人并不能动用法术,想来也不会发生有人纠集术士危害我朝之事,我们跟着师父修行又是为了什么?”
    “天灾异祸不可避,我等修习术法,为的是救民于水火。”
    姜琪听着这话,呆了半晌,差点没绷住骂出声。
    敢情她爹妈是把她塞进来当公务员来了?!
    说什么“在镇国寺修行是造化”“保你一生安稳无忧”。
    那可不,旱涝保收铁饭碗。
    累死累活做了事,一切功劳全归皇帝,百姓对上感恩戴德,指不定还得怨地方负责的官员吃空饷。
    她老爹这是被皇帝骗了把女儿塞进来给他数钱自己还替他挨骂呢!
    薅羊毛也不带这样连根薅的!
    姜琪心有戚戚,很想立马收拾东西跑路,也失去了继续谈话的兴致,闷头朝前走去。
    成桓走在姜琪身侧,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低落,只好握住她的手,言辞恳切道:“师妹不必忧心,你刚刚入门,师父不会派凶险繁琐的任务给你,何况还有我在,往后有任务我会陪你一起去的。”
    姜琪深深叹了口气,没有回他。
    你家的江山你当然上心,可社畜上班还有工资拿呢,她却要在这没名没份的给皇帝打白工。
    劳动法呢!她需要法律保护!
    好想回现代啊!该死的封建社会,剥削劳动人民!
    成桓说得情真意切,姜琪也不能坐视不理,只好糊弄道:“师兄对我真好。”她已经暗下决心,等秃驴出关不管怎样都得让他放她回姜家。
    朝中官员又不是吃干饭的,哪用得着她鞠躬尽瘁。
    咸鱼就要有咸鱼的自觉。
    姜琪自认为自己是条腌入味的咸鱼,并不打算趟这浑水。
    她跟着成桓在几处法阵里仔细寻过,都没有发现贺隐的踪迹,走着走着,周遭密竹渐疏,眼前豁然开朗,竟出了上清境,走到“太清境”来了。
    太清境院门紧闭,悄然无声,门口挂着一盏伶仃灯笼,看上去已许久不曾燃过烛火,这里似乎无人在内居住。
    成桓注视着那灯笼,对姜琪道:“此处是魏师姐的居所。”他略略侧头思索了一会,接着说道,“她出任务已有一月,不想还没回来,只怕是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
    姜琪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什么任务要去这么久?”
    “倒也算不上是什么太麻烦的任务。我朝有令,为官者家中不可有人拜入仙门修习仙术,违者罢黜,世代不许入朝为官,故各地设有监察史司,定期巡查上报,镇国寺则每隔叁月会派人去核查一遍,寻常去的都是半月就回,这次竟耽搁了这么多天。”
    姜琪“咦”了一声,惊讶道:“仙门?”
    成桓解释道:“除镇国寺外,当今有镜观、剑谷、岚宗叁大仙门,他们收徒虽不拘门第,但普通人能有机缘拜入其中的少之又少,许多人穷极一生也摸不到仙门的门槛,是以拼着断送一家老小、子孙后代的前途去搏一点渺茫机会的人并不多。而仙门中人深居简出甚少理会俗事,只一心求他们的道,即便有幸拜在某处门下,也不是说就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姜琪心想,这仙门倒像是和朝廷连合起来绝了做官之人登仙的念头似的。
    成桓说的这些离她太远,姜琪对修仙一事一无所知,闻言生出的感想也不便说出口,遂干巴巴应了一声,又道:“魏师姐不在,我们也不好贸然进她院子,不如回玉清境看看,也许他往我那儿去了。”
    成桓自然无有不应。
    两人默默返回,穿过竹径直奔玉清境去。
    还未到近前,就见院外立着个人,那人一只手中还提溜着一个人,另一只手举起正要敲门。
    敲门那人听见身后声响,回过头来,姜琪打眼一瞧,不是那说在闭关不见人的便宜师父又是谁?
    而他手中提着的人双目闭阖,昏迷不醒。
    ——正是他们找了一圈没找到的贺隐。
    便宜师父看见姜琪,不等她开口问,先发制人道:“你带来的人能耐不小,可惜运气不好,扰我闭关。人给你带回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姜琪动了动手指,眼下只想给他光可鉴人的脑壳上“看着办”一下。
    ======
    琪妹:做义工是不可能的,还想不给钱白嫖我打工?
    成桓:所以你就来白嫖我?
    琪妹:皇帝不给钱只好让你肉偿了(理直气壮.jp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