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的鲸(一)

    “丽莎小姐,请您在这份遗嘱上签字,这座岛就是你的了。”
    我拿起笔,签好了自己的名字,依然不敢相信波尔先生真的把这座岛留给了我。
    我和波尔先生相遇在某次BBC纪录片拍摄的工作室。波尔先生作为鱼类和珊瑚礁保护的重要投资人被邀请来进行访谈;而我则是刚刚大学毕业,出于热爱,作为志愿者参加了这次纪录片的拍摄,主要工作是利用自己的潜水技术,拍摄一些岛礁和鱼类的照片。
    波尔先生对我很好,他是一个平易近人的老者,经营着庞大的家族生意,虽然现在对外的话事人已经是他的儿子,但是他依然掌控着巨大的财富。但是,就个人而言,他并不热爱金钱,反而更喜欢自然,热衷于自然保护和动物保护。他曾经对我娓娓道来他年少轻狂时在阿拉斯加的冰河谷漫游,在亚马孙河流里与鳄鱼搏斗,在中国的秦岭与猿猴一同仰天长啸……还有许多许多传奇的故事,让我神往。随着年岁渐渐增长,波尔先生的体力无法支持他进行狂野的漫游,他开始更加倾向于潜水和海洋保护。
    “丽莎,你让我想起我的小孙女。她是我唯一一个带上那座岛的人,在她才五岁的时候,我们坐在沙滩上,看成群的海鸟在岸边盘旋。”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睫低垂,就像是一扇灰色的窗帘,遮住了背后那颗心碎的灵魂。我不想引得他伤心,于是引开了话题。在这场谈话的最后,波尔先生拥抱了我,并给了我一串钥匙。
    “丽莎,如果她也平安的长大了,现在应该也到你的年纪了。你们俩一样,都有一双酒红色的眼睛,这种颜色是很稀有的。谢谢你,谢谢你来到我身边,我的孩子。”
    他亲吻了我的额头。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这串钥匙是干什么用的,现在我知道了。
    直升机把我带到这座小岛上,放下了我随即离开。面前是一座房子,外表并不奢华,掩映在绿树之下,有种不可思议的和谐感。波尔先生的钥匙与门锁严丝合缝,一声轻轻的咔嗒声,门便向我敞开。
    波尔先生赠给我的,不只是这座小岛,还有与这座岛配套的全部人员和花费,都可从他的遗产中支付。也就是说,只要我不离开这座岛,此生便再也不需要钱这种东西了。或许很多人会为之挣扎,毕竟一人一生长居孤岛稍显寂寞,但是我并不怀念人群。叁五日与父母电话,偶尔与朋友闲谈,剩余的时间,我有很多事要做。
    波尔先生在这里留下了巨量的资料文件,亟需我去探索。房子里最大的房间是用来存在服务器和电脑的,因为波尔先生把这里当作他研究蝠鲼的研究所,他连续近二十年追踪途径这里的蝠鲼,并给每一条都拍了照片。通过他们腹部的斑点,就能识别出这是否是同一条鱼。这里有庞大的巨蝠出现,只是观看电脑中存放的、波尔先生置身蝠鲼群中拍摄的视频,就让我心潮澎湃。蝠鲼在此处巡游的高峰是79月,届时有大量的蝠鲼会来此捕食。
    现在已经是六月了,我想我应该先探探路,熟悉这里的水下地形,寻找蝠鲼最青睐的地点。
    这里的海洋极为富饶。这座岛身处热带,岛屿周围有充足的阳光照射,足以供给珊瑚和藻类养分;而当你沿着珊瑚,慢慢向更深处、更远处下潜,就会发现一道悬崖出现在脚下。这个岛周围的海水相当深,而露在水面上不起眼的小岛,仅仅是一座海底高峰的山尖罢了。我在此处却步,再向下便过深了,安全不能得到有效保障。这座陡峭的岩壁正是小岛如此富饶的原因之一,深海洋流撞击在岩壁上,受到阻挡,便被挤压上升,形成了循环往复的上下水流,交换着深层海水和浅层海水的矿物质、热量和有机物。这些不仅为珊瑚生长提供了优渥的条件,更使得无数处于海洋食物链最底层的微生物受益。蝠鲼虽然与鲨鱼同属软骨鱼,却不像这些野蛮的亲戚一样,以血肉为食。蝠鲼是温柔的巨人,他们只是挥动着口边的一对鳍,在富饶的海水中过滤人类看不见的微小生物,以此填饱肚子。
    虽然才六月,清澈的海水中却已经能看见几只早来的蝠鲼了。他们挥舞着翅膀,在水中优雅的穿梭进食。我缓缓游动着,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生物,几乎令我入迷。突然之间,什么东西从背后顶了我一下,力道之大让我被抛出水面。顾不得惊声尖叫,那一刹那的飞行,我悬在空中,便看见脚下清澈湛蓝的海水被染红了。在不断晕染开的红色水浪中,一只狰狞的鲨鱼正在翻滚,旁边露出一只黑色挺立的背鳍,很快,背鳍的主人也显露出全貌。通体黑白相间,就算在虎鲸中,也显得体型庞大,尾部有云朵一般的斑块。这是一只壮年雄性虎鲸。
    他们能把几百斤重的海豹海狮当球玩儿。现在,我不觉得撞我的那一下力道太大了,这应该是它能把控的、把我抛出水面的最小力度。至于把我抛起来的原因,大概就是那只大白鲨。我落入水中,血液遮挡了我的视线,于是我只能拼命向远离战斗的地方游动,当视野不在浑浊,我直起身体朝那边看。大白鲨的腹部破了个洞,此刻已经死透了,仰面躺在水面上随水漂流。虎鲸不见踪影。我再次扎进水里,没能忍住吐出了一串气泡。
    它就在我脚下!
    一条黑白相间的巨鲸。
    它在我脚下盘旋着,嘴里还咬着一点鲨鱼的肝脏。两口把剩下的肝脏全部吞下以后,它开始慢慢上升,背鳍浮出水面,尾鳍平滑的上下波动着,围绕着我,转了两圈。
    我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它用头部在我的潜水服上蹭了两下,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叫声,随即下沉,很快就再也看不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