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被杀妻证道

    “嘶…”
    好痛…
    脖颈传来窒息的桎梏感。
    虞棠痛苦的睁开双眼,入目的不是暧昧旖旎的情趣套房,而是大红的床帐。
    含羞待放浑身溜光的小奶狗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双目淡漠,剑眉星目的红袍男子立在床前,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正狠狠捏住她的脖子。
    卧槽?!
    虞棠震惊的看着他。
    一时间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这他妈难道是她哪个烂桃花爱而不得准备弄死她?!
    怎么弄死她还整波cosplay,这是什么新玩法吗?
    绕是虞棠身经百战见多识广,此时也有点整不会了。
    “放…救命…”她嗓子里挤出几个破碎的字眼,双手拼力扒拉着那只仿佛铁钳般的大手。
    窒息感接憧而来。
    吾命休矣!
    虞棠白眼上翻,抓挠的双手逐渐无力的落下,只听嘎嘣一声,那红袍男子收回手,冷眼看着新婚娇妻死状凄惨的倒在婚床上。
    “我的心里只有剑,你不该阻我的道。”
    随后他毫不留恋的拔出飞剑,踏剑远去。
    过了良久,只听叮的一声。
    “恭喜达成【被杀妻证道】成就,获得成就奖励:死而复生、成就点*100。”
    “成就系统正式开启,首次达成成就获得奖励:身体改造(随机)、抽奖券*1、成就点*500。”
    “察觉宿主已无生命体征,死而复生被动开启,将于49天后复生完毕。”
    虞棠茫然的沉沦在黑暗中,只听毫无感情的机械音一声声响着,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心中暗骂,这是什么魔鬼走向。
    而现实中,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婚房外传来叽叽喳喳的小孩子吵闹声。
    “小棠姐姐,我们来看你了!”
    嘻嘻哈哈的笑闹声在推门而入后戛然而止,紧接着孩童的尖叫声穿透房屋。
    虞棠听到有人将小孩子们带走,然后惊慌的窃窃私语。
    “这是什么人干的,小棠一个孤女能得罪谁,下此狠手?”
    “怎么也不见那姜徊?”
    “这会不会是姜徊干的?听说他现在是仙长大人了…莫不是看不上小棠这一届凡女了吧,我看画本子里都这么写的!而且小棠遇害,作为新郎官的他怎么这么巧就不见了,说不定就是杀完人逃了!”
    “就是就是,怎么那姜徊不来小棠就好好的,这一回来,小棠就出事了。”
    “唉,好好一姑娘啊…本以为苦尽甘来,谁曾想…”
    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打断了杂乱的争论声:“好了好了!都不要说了,我已经派人报官了,都不要在此处扰了亡者清净了。”
    虞棠结合已知的信息,自己琢磨出了真相,估摸着杀她就是姜徊,为的就是证什么道。
    等等…
    卧槽…
    虞棠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穿越了?!
    而且开局就被杀妻证道!
    想到曾经那多姿多彩的极乐生活,心里剧烈翻腾。
    难不成是太浪了,老天爷看不下去了,她遭报应了?
    这不科学啊!
    不管虞棠如何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待官府的仵作给她验完尸后,她也没等到姜徊被抓的消息就带着遗憾下葬了。
    棺材钱还是邻里邻居凑的。
    …
    荒郊野外,一座孤坟凄凉的立在那里。
    随着一声无人可察的叮的声响过后,寂静的野外从地底传出了窸窸窣窣的细微动静。
    而这时,一道流光划过天际,直直落下,毫无偏移的砸中了坟茔。
    “哎呀!”一个穿着靛蓝色长袍,束着高马尾少年狼狈的趴伏在简陋的木质墓碑上,他呲牙咧嘴的睁开眼,看清身下的东西,一双澄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反应过来,立马踉跄的爬起来,竖掌念起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小僧不是故意的,阁下切勿怪罪!”
    说罢,他手忙脚乱的把砸的散开的坟土聚了聚,又重新插上了墓碑。
    少年见收拾妥当便原地打坐,准备在此休息一宿。
    待一切安静下来,地下窸窸窣窣的异响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少年双目瞪圆的盯着坟茔。
    他…他没听错的话,动静是从坟里传来的!
    不是吧,刚和师傅分开就遇到鬼了?
    他咕咚一声,喉咙滚动:“何方妖孽,速速现出原形!”
    “小僧可不怕你!”他转了转手腕上的佛珠,严阵以待。
    埋在底下的虞棠听到顶上闷闷的人声,连忙更加用力蹬起棺材。
    好家伙,等了七七四十九天好不容易复活,她可不想刚活过来又挂了。
    “救命!”
    沉闷的呼救声透过层层泥土,隐隐约约的传入少年耳中。
    他狐疑的抿唇,这是鬼怪在求救?
    “有没有人啊!救我!”
    虞棠喊了半天也没听到动静,她气喘吁吁的躺倒,心中怀疑,人不会走了吧。
    她沉默半晌,想起了成就系统。
    “系统,使用身体改造。”
    只能祈祷这系统靠谱点,能改造个有用的地方,比如手啊脚啊,她挖也要把这棺材挖开。
    “身体改造(随机)正在使用。”
    虞棠的心里颤颤,真不知道这系统靠不靠谱。
    而上方的少年听不到呼救声,心下也有些惴惴,想了片刻,他摸了摸腰间,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柄重剑,吭哧吭哧的开始挖坟。
    此时,虞棠只觉身体升腾起一股热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