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铁骨铮铮甘甜

    甘甜先给上司报备了目前情况,又给原本要去拜访的客户打电话致歉。
    窗外,阵阵饭菜香从邻居家厨房飘来,肚子开始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唤。
    她按亮手机准备订个外卖炫完后,再收拾行李,与病毒大战十四天。
    只不过往常店铺琳琅的外卖平台,现在空空荡荡,客服说因她所在区域封锁,所有外卖店家暂时打烊,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这……不是准备活生生饿死她么?
    甘甜正发呆无助时,见江以恒端着马克杯往厨房走。
    他拿起蓝白色的长颈保温壶,很老干部作风地给自己斟了杯茶。橙黄色晚霞从窗外凝落,为他精致无瑕的五官,镀上了一层茸茸的淡金光圈。
    茶香萦绕。
    甘甜放下脸面,蹭到厨房门口,望着高大英挺的男人,谄媚笑道,“以恒,咱晚上吃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带她吃点呗。
    江以恒置若罔闻,如艺术品般的手从橱柜翻出一袋桂格燕麦,静静搁在餐桌,半个字都没说,端起马克杯就往卧室走。
    甘甜忙冲上去拦住他,拖长尾音嘟囔,“就吃这个啊?你知道我是最讨厌吃燕麦的。”
    “你可以选择不吃。”
    甘甜叫嚷起来,“江以恒,你怎么这样呀,现在非常时刻,大家好歹也算同舟共济了。”
    男人抬眸,淡淡扫她一眼,薄唇抿得性感,“不满意,可以走。”
    两句话激得甘甜大怒,完全打消要同他和平共处的念头。
    “江以恒,你给我站住!”
    她从后叫住他,一把冲到他面前,怒气冲冲,铁骨铮铮宣誓。
    “江以恒,你给我听好了。我甘甜,就算饿死,死外面,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一点东西!”
    哼,对这种男人奴颜婢膝才不值得!必须让他瞧瞧自己的厉害。
    话落,只见男人像发现白痴一样看着她,转身,默默阖闭房门。
    甘甜瘫软在沙发,打开微信,五指翩飞,给石倩发消息。
    【石倩倩,江以恒那个王八蛋想要饿死我!他不给我东西吃!】
    第二条消息还没送出,石倩便立刻一通语音电话拨过来,安抚她别担心,明天就开车来给她送物资。
    甘甜热泪盈眶,简直要当场落下泪来,关键时刻,还得是姐妹。
    不过今晚她也不打算委屈自己,抱着手机将整栋楼逛了个遍,充分发挥自己在市场部修炼了叁年的功力。
    不仅续了波邻里情,加了一堆好友,还顺手从和蔼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那里端了点热饭热菜回来。
    碧莹莹菜饭、红烧狮子头、大骨头粉丝汤。
    甘甜望着餐桌上摆着的胜利品,洋洋得意。
    看吧,江以恒,不靠你,我甘甜照样过得超好。
    吃完饭,外面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夜风振得浴室窗玻璃轰然作响。
    甘甜将椅背牢牢抵住浴室房门,才放心打开花洒冲澡,幸好她带了旅行装的洗漱用品。
    浴室白烟蒸腾,熏得甘甜两腮砣红,她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后,已经累得抬不起胳膊,趴在沙发蜷缩着身子,沉沉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