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惩罚

    如月嗤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
    她脸色变冷,勾住他脖子,上半身一动,胸脯擦着他肩胛骨挺直,在他肩头一口咬下!
    展长风痛哼,下意识偏头看她又要憋什么坏招儿!
    谁料……脸才侧了下,忽然就碰上她柔软的唇瓣。
    他心脏骤然剧跳,慌忙扭头闪避,如月顺杆上爬,看准了他裸露在眼底的一截脖子,低头啃上去。
    “唔哼!”脖颈脆弱处被她用牙齿磨咬,长风感觉到她一颗尖尖的虎牙仿佛要钉破他皮肤,吸吮他血管里的血液……
    “王妃……”
    没把他咬破皮,如月惩罚了他后,右腿弯曲,脚后跟贴着他身体用力在他下腹一蹭而过!
    展长风一声痛呼含在嘴里,倏觉下腹微微一疼,她脚后跟立马又狠狠撞来第二下!
    “你!”身体避害本能使展长风原本崩得笔直的身体立马往下弯!
    他佝偻背脊,如月身体顿感轻松许多,平匐在上面,脸颊贴着他后脑,两臂用力缠紧,几乎是勒在他颈上,如同两根缠绞在一起的麻绳……
    “咳!”喉间袭来窒息来,展长风脸色涨红,呛咳一声,只要他试图直起腰,下腹就会“撞”上她的脚后跟。
    两人氛围僵冷下去,无声剑拔弩张着,双方都憋着一股倔犟的劲儿。
    如此摩擦碰撞了几下,展长风下腹又疼又胀,火热的一团从原本平坦的裤裆部分高高隆起!
    裤子里的东西挺得直直的,如同一柄熔炉内经受千锤百炼的剑,炙热滚烫!
    他呼吸愈来愈重,鼻腔痛苦闷哼。
    如月稍稍松了手上力道,一只手改从他腋下穿过,伸到他胸前,从他衣襟里探进去。
    “展护卫。”如月和他脸贴脸,他脸颊如同火烧般,一阵一阵传上热意,她冷声问:
    “现在还是坚持只拿王爷那份俸粮吗?”
    “是!”长风呼吸紊乱,磨着牙齿忍痛回答。
    意料之中的答案。
    裴如月唇角微挑,眼底闪过讥讽:“很好!果真是靖王手下最忠诚的狗!”
    话落,她两指掐住他衣衫里的乳粒,捻动拉拽,同时右脚继续狠撞上他腹部。
    “啊哈……”上下遭受夹击,展长风压弯了腰,护着如月的双臂也是一松,隐隐有几分想把她甩下来的趋势。
    如月此刻如同被树胶粘黏在他背上一样,四肢并用,非但没被甩下来,原本抱着他脖子的那只手,也钻进了他衣服里。
    两掌揉弄他结实精壮的大胸肌!
    她低声警告:“展护卫若是敢让我摔伤,我就直接废了你这里!”
    她一只手夹着他精窄的腰身往下摸,指尖带电,掠过已经有些松垮的腰带,挑开裤头,直探向他腹下隐秘的萋萋芳草地……
    “别!”展长风脸色发烫,身体猛然一抖,一只手掌隔着衣物按住她,另一条手臂往背后一按,牢牢托住她臀部将人固定在背上:
    “王妃……千金之躯,属下……会把王妃安全送回寝院的……”
    说完话,他呼吸都微微颤抖了起来,鼻息浓重,克制着喘息,将心头羞愤交加的情绪强压下去。
    ————
    登po太不容易了,梯子每天有限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