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白

    要跟姜一念“共度良宵”,路扬再次好生洗了洗自个儿。
    洗得皮肤皱红,浑身香喷喷才出来,成了个名副其实的香香“boy”。
    不仅身上香,哈出一口气,都能闻到牙膏的草木清香。
    他刷了叁遍牙呢!
    一出来就看到姜一念躺在他床上睡着了。
    本来只想着她留宿客房就很开心了,没想到……
    啊啊啊啊。
    路扬激动得跺脚。
    跺脚还记得姜一念睡了,踩的动作大,落下去却轻飘飘没声儿。
    路扬蹑手蹑脚走近,替姜一念把鞋脱了,扶上床,掖好被子,再从另一边上去。
    两人同盖着一张被子,被子下的脸对着,靠得极近。
    路扬的心咚咚咚地跳。
    半点睡意都没有。
    姜一念睡着了,睡颜乖巧可爱,那一双“一眼便能要了他的命”的眼睛闭着,依旧让他心动不已。
    姜一念的眼睫毛也密,而且翘,弯成一个圆弧,路扬摸摸自己的睫毛,他的就要平一点。
    想到姜一念今天的动作,路扬慢慢凑近,也对着姜一念的睫毛,轻轻吹气。
    长而卷的睫毛微微晃动,像在他的心上晃一样,挠得他痒痒的。
    不行了。
    路扬按住蠢蠢欲动的分身,有些狼狈地视线下移。
    你给我冷静一点!
    下移的视线落到了姜一念唇上,唇珠饱满,粉粉嫩嫩……
    不行。
    还得转移视线。
    视线再下移,是姜一念从宽大圆领T恤里露出的些微锁骨。
    还好还好。
    只露了一点。
    但是这件T恤……是他的啊。
    姜一念穿着他的衣服啊!!!
    你给我下去,下去。
    路扬粗暴地把分身向下按,用的力太重,忍不住痛苦得弓起腰。
    他垂眼,隔着内裤在棒身上点了点。
    最后一回了啊。
    没有下次了,兄弟。
    路扬看了一眼姜一念,确认她睡着,手慢慢下滑,摸进内裤里,握住那根不听话的家伙。
    一边快速地撸动,一边时不时看一眼姜一念。
    一面不想她睁眼,一面又有些、希望她醒来。
    羞耻又紧张。
    然而在羞耻紧张中,还有些隐隐的刺激感。
    路扬撸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室内的喘息声越来越重。
    姜一念忽然蹙了蹙眉。
    路扬屏住呼吸,一口气都不敢喘。
    姜一念头蹭着枕头,向他这边歪过来一个角度。
    头发离他的脖子不过几厘米。
    头顶随着她倾斜而移动的几根发丝扬起来,在他的下颌上轻轻扫过。
    痒得他快爆了。
    “嗯——嗯啊——”路扬感到自己快到了,手伸出被窝,摸到床头柜上的纸巾。
    “路扬?”姜一念眼睛还没开,声音很疑惑,带着刚睡醒的困倦,软软的,像小猫叫一样,“几点了?你还没睡吗?”
    “嗯啊——”路扬没憋住,捏紧了抽纸包装袋,下身的精液一股股流在内裤上。
    这感觉实在有些刺激。
    一念姐大概是上天派来惩治他的。
    好一会,路扬捏着抽纸袋,脸趴在枕头上。
    他好累,他到贤者模式了,他不要睁眼了。
    路扬眼神躲闪,掀开被子下床,去卫生间清理。
    清理完没急着出来,先从卫生间探出个头,看向床铺。
    姜一念侧躺着,眼睛睁着,不知在想什么。
    但很显然,人是已经醒了。
    路扬又开始乌龟挪步。
    姜一念其实还没怎么清醒。
    这会还不到十点,比她平常睡觉的点,要早得多。她刚才等睡着了,只是浅浅眯了一会,没有进入深度睡眠,现在眼睛睁开了,但理智还不能那么快恢复。
    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是那种,照在人身上,会让人感到很温暖,很舒服的暖黄色。
    她就这么躺着,睁着眼,看着路扬慢慢走过来。
    男孩子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包裹着不可为人见的部位,形状很是客观。四肢修长,有力量感,有一点肌肉,却并不会显得可怖。
    恰到好处,多一分则会壮硕,少一分又显得瘦弱。
    腹部还有些潮湿,颗颗水珠滚动,聚合,又散开。姜一念看到一颗极圆润极清透的水珠,漫无目的的时候,视线总会想寻个落点。她的目光就跟随着那颗水珠,从路扬的胸下,落到随着走动,若隐若现的腹肌线间,再落到大腿上,忽然的眨眼间,那颗水珠便消失不见了。
    姜一念感到身体深处传来些痒意,视线复又落到路扬身上,落点在他上身。
    没往下看。
    她忽然记起来路佳曾开玩笑跟她说过,她们家祖上隔了几代,有个奶奶是白人。
    是真的还是假的,已经不可考,但路家人确实个个都很白。
    路扬尤甚。
    脸上的皮肤白,衣服下的肌肤,也白。
    路不长,路扬离姜一念越来越近。胸前的皮肤从落地灯映照下的橙黄,逐渐靠近,愈发清晰,落到眼中,变作瓷白。
    就像是古时候人们照镜子。
    原是铜镜,镜面昏黄,看不分明,后来就成了玻璃镜,将皮肤五官都映照得清清楚楚,分毫毕现。
    路扬躺下来,姜一念的视线也随着他的动作,由他胸前高度,变作横视。
    两人隔着一个枕头的距离对视。
    不一会,路扬先撇开视线。
    他感觉姜一念眼神说不出来的怪,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大概是,用眼睛吃了他?
    路扬对自己的龌龊想法表示鄙夷。
    一念姐是正经人,跟他可不一样。
    还心虚着,他更不敢与她对视。
    支支吾吾地叫了两声她的名字,态度诚恳地认错,“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睡醒,姜一念声音有些哑,字音发得很慢,也很轻。
    磁性得不得了。
    话一落下,下面的小兄弟就抬起了头。
    路扬快服了。
    他深呼吸一下,接着说,“我不该趁你睡着……”他抬眼看了眼姜一念,“做不好的事……”
    “这样。”姜一念听完,回了这么两个字。
    路扬摸不清她的态度,只能继续支吾着认错。
    头垂着,像小狗哼唧一样,咕噜噜,咕噜噜。
    说得口干了,又看向姜一念。
    他大概不知道自己每次看着姜一念时,眼神有多么灼人。
    清清亮亮的一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你。
    就好像这个世上,只有你一个人。
    只看得到你。
    他的世界里,只有你。
    姜一念感到下面的痒意更甚。
    快要压抑不住。
    --